关灯
护眼
字体:

47.阿弥陀佛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耐心等待三天~  ——涞水是谢家本家所在。

    王三郎翻着信报, 满嘴嫌弃:“还以为他能出什么招儿呢。就这?”直球打的也太不走心。谢明华你的算无遗策呢?你的心机城府呢?就这破烂招数, 拿安阳王当猴儿耍呢吧?

    “损,真损!”

    派本家部曲伪装成匪徒去抢了人家粮钱不说,改头换面一番还就成了你谢家拿去赈灾的物资……谢明华你也真干得出来!

    谢清并不觉得这事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谢云崖坐在书桌前一笔笔算完账,扭过头来分外认真地和谢清皱眉:“伯父……亏了。”

    谢清微微挑眉,看她:“亏了?”

    谢云崖严肃点头:“比我预想的少了五成。”先前雪灾时候, 安阳王对人手物资调度之迅速, 事情处理之漂亮, 让谢云崖很是惊艳了一番。这次看他那样大动干戈, 依着上次他的效率算,本该处理完救灾事物谢家还能赚一笔,谁承想……

    “将将够救灾。”谢云崖叹口气,眉间鲜红的朱砂痣都显得有些黯淡, “部曲调动,救灾耗费人手……”她掰着手指一样样算过去,又深深叹口气, “这事我不管了,让兄长收尾吧!”看着都心疼, 不干了!

    ——安阳王你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呢?!

    安阳王表示并不想争气。

    他要气炸了。

    安阳王收到物资被抢的消息, 当场就懵了。

    被抢了?!

    私库已经被掏空, 不可能再靠自己凑齐。父兄朝廷那边之前就已摆明态度不会再帮,怎么办?!

    关键时刻, 之前那位很有想法的幕僚给安阳王出了个主意:“许王妃的父亲……”那可是位有名的富商。

    安阳王果断拒绝:“我堂堂男儿, 怎能仰仗妻子?!”

    幕僚牙疼。

    他这位主子, 哪儿都挺好,就是男女之事上有点……那啥。你说妻妾分明,搁哪儿去也是这个道理。偏他主子,扬言“她们都是我的爱人,不分贵贱”。

    在外面好歹收着点,像他们这些下属,是直接被要求以啥王妃啥王妃的称呼他各位妻妾的。

    安阳王妃正正经经的王府小姐,有郡主封号那种。父亲是异姓王,家中掌权,受尽疼宠,早些年王府因着舍不得她甚至开始准备招赘。

    她本人也绝对担得起一句“优秀”。明艳大气,文武皆通,初成年之时是半点不假的“一家有女百家求”,偏生一颗心扑在安阳王身上,对他后院一堆女人硬生生当没看到,闭着眼就嫁了进来。

    这位郡主曾经是何等样傲气的性子?满盛京里能得她另眼相待的又有几人!现在和些青楼妓子、商贾人家的女儿平起平坐姊妹互称……想想也是招人心疼得紧。

    收回思绪,已经很能了解一些安阳王思路的幕僚顺毛捋他:“王爷此言差矣。您与诸位王妃夫妻一体,哪分你我?非要分得清楚,才是外道。”

    安阳王犹豫:“话虽如此……”

    “王爷难为自己,才是伤了王妃们的心啊!”幕僚咬着牙说出“王妃们”仨字儿,觉得自己的灵魂都得到了一次彻底的升华。

    安阳王……安阳王终于被说服了。

    安阳王找去的时候已是入夜时分,那位商贾人家出身的许姑娘正打算睡了,只着了一身大红色亵衣坐在镜前,卸环去钗。如瀑长发流泻一背,更衬得颈间肌肤如雪。

    只一眼便能看出,这也是位从小被家里娇养着的姑娘。

    闻得安阳王进屋声响,许姑娘回过头去看他,眼波潋滟,眉梢含情。软媚媚一声“夫君”,听得人骨软筋麻。

    安阳王上前去搂住许姑娘,恩恩爱爱说了几句话,剑眉微皱,眼底带愁,果然引得许姑娘开口问他。他此方“不得不”把事情给许姑娘说了个明白。

    许姑娘听完,当即笑了:“这有何难?夫君莫愁,我明日便去信家父。”

    安阳王这便松了口气。

    心底压着的事一去,就觉手下触感真是软腻嫩滑,心神一荡,把许姑娘打横一抱,正要做点什么。外间有人来传:“王妃忽感头疼,令人来请王爷。”这“王妃”,便是安阳王明媒正娶的那位郡主了。

    安阳王就是一顿。想去吧,臂膀中柔若无骨倚着他的女子抬起头,水灵灵的眼睛鹿儿般看着他:“夫君……”便犹豫了。

    外间又说:“王妃着实难受得厉害,求王爷去看一眼罢!只看一眼便回也好。”

    安阳王犹豫一瞬,放下许姑娘,安抚一句:“我去去便回。”再没回来。

    许姑娘气得砸了一地瓷器漆器青铜器。

    女侍劝她:“小姐消消气。郡主叫他去,便是不想您受他恶心,您若气到哪儿,岂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