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1.后世番外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耐心等待三天~

    写辞赋便写辞赋, 哪里就至于激动成这样?

    谢清微微蹙眉, 抬眼看向谢景行,端凛冰冷的视线冻得谢景行一个激灵,勉强回过点儿劲来。

    他咳了咳,压抑着让自己以尽量平静的语调开口:“安阳王向您写了篇示爱的辞赋。”简直胡闹!若是写辞赋不是出自真心,叔父也是他能用来玩笑的?!若是出自真心……呵!就他那样儿的,也敢肖想叔父?!叔父铺床的丫头小厮都比他人才样貌好!

    “辞赋?”谢清倒是货真价实没有想到了, “写得如何?”

    谢景行:“……”叔父您关注点是不是哪里不大对?

    内心吐槽, 谢景行面上却是绝不敢显出一分来。不但不敢, 还要回忆着记忆中的辞赋,对其作出评判。

    “写的, 极好。只是……”谢景行神情复杂难言,“那辞赋……”

    谢清皱眉扫他一眼:“吞吞吐吐像什么样子!”

    “那辞赋名叫《洛神赋》!”谢景行被扫的身子发僵, 一闭眼,索性大声将辞赋背了出来。

    “……其形也,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

    “……沾繁霜而至曙。命仆夫而就驾,吾将归乎东路。揽騑辔以抗策,怅盘桓而不能去!”

    一气儿把辞赋背完, 谢景行都没敢去看他叔父脸色。

    辞赋没问题, 不但没问题, 还写得相当好, 问题在于……这赋是写姑娘的!

    谢景行垂头半晌不闻动静,心下愈发不安,暗道别把叔父气到哪儿了再,悄悄抬眼一看,却见他叔父眸色沉淡,神情变都没变:“写得不错。”安阳王一个学化学的,能把《洛神赋》全文背诵,也是不容易。

    谢景行:“……???”叔父你就这反应?怕不是气过头了?

    该说的还是得说。谢景行深吸一口气:“他还送了书笺上门,请您对此赋指点一二!”

    若只是写个辞赋,谢景行也不至于气成那样,让他生气的是,安阳王把这首赋宣扬得沸沸扬扬,现在满盛京里,都知道这首赋了!

    若是将来某日自家叔父出门被叫什么“谢洛神”……

    谢景行想想都一脸血好吗?!

    谢清既然不追究,那谢景行也不好再多说些什么,只行礼退下。这边回了居所,就见谢云崖已等在他屋里,坐在桌前神色清淡看着竹简。见了他进屋,放下竹简,开门见山:“兄长可向安阳王下帖邀约,下月我会一会他。”

    ——伯父心胸广博不计较此事,她却不能容忍这般跳梁小丑扯着伯父的名号哗众取宠!

    谢景行看向谢云崖,见她眉间朱砂痣鲜红欲滴,十二分的灵气逼人,眼尾却是一抹姝丽冷色,与他叔父像了个七八成,纵使先前对安阳王恨得不行,此时却也忍不住给他点了支蜡。

    他这个妹子,可是他叔父一手调.教出来,当得叔父半女的啊!惹恼了她……啧。

    谢景行对谢云崖能力手腕都放心的很,未多做考虑便将下帖子一事应了下来。

    谢清并不知道,他已经被他的两位侄子侄女脑补成了一朵遗世独立超凡脱俗的白莲花。

    好好走在路上突然被只狗冲出来对着叫,恼火吗?不至于。但是当然也不可能任由它继续吠下去。

    谢景行谢云崖一人来一遭,谢清那点子不多的睡意尽皆散了去,索性不再休憩,回到书桌前,在一叠纸笺中翻出一张印着兰花纹的来,扫两眼,铺纸磨墨,挽袖提笔,应下一场文会。

    王三郎心情不大好。他那个姓谢的死对头,又参加了他家举行的文会。

    上次的事情给他留下了深重的心理阴影,但是再见到谢清时,他还是没忍住嘴贱撩拨一句:“听说安阳王请你指点一篇文赋,如何?”大家都知道王三郎这说的是谢清被比作女子一事,吃果子的继续吃果子,寒暄的继续寒暄,却都不约而同默默把注意力投过来些。

    谢清垂眸用碗盖刮开茶沫,淡淡开口:“甚好。”

    “谢兄莫……”准备好的“安慰”的话卡在嘴边,王三郎一脸懵逼。

    甚好?谢清你怕不是气傻了?!

    周围也有人沉不住气,悄悄投来目光。谢清恍若未觉,浅抿了口茶,方慢条斯理继续:“文是好文,人却未必。”

    王三郎:“……”谢清你说话能不能不大喘气!

    众人松口气:这才是谢明华的风格嘛!

    谢清如安阳王的愿,为“他的《洛神赋》”做出了一个评价。

    只是评价内容却让人不得不感慨:毒,真毒。

    谢清这话说的不可谓不刻毒,但是王三郎听了却只想鼓掌——即使这话是他看不顺眼多年的死对头谢清说出来的。

    扫一眼周围的人,见诸人神色,就知道大家想法都差不离。

    ——咱们世家也是你能轻侮的?

    换了王三郎在谢清位子上,定然是说不出谢清今日这话来,脸皮一撕破,双方太难看,方方面面利益纠葛更是麻烦。但是谢清做出这事……王三郎意外之后,竟只觉得,理当如此,这才是谢清。

    安阳王那边接到消息是一脸懵逼。

    “谢清是个男的?!”

    下属一听这话,比他还懵:“谢家七郎君谢清,自然是男子。”

    安阳王脑子“嗡”的一声:“哪个谢家七郎君?!”

    “前些年方从隐居处回了盛京的,谢家现任家主七叔父,谢清谢明华。”谢清,字明华。

    安阳王崩溃地和下属艰难交流半天,终于捋明白发生了怎么一回事。

    前阵子吧,安阳王出去踏黄,带着几个小伙伴一起。

    薄暮冥冥,秋菊落英,少女拈花一笑,朦胧间似九天神女。不过惊鸿一眼,转眼不见人影,唯余婀娜身姿印在他脑海久久不散。

    安阳王就问了:“那处是何人?”

    被问的是个一起来踏黄的勋贵子弟,几年前刚回盛京的谢清杀鸡儆猴,其中被杀的“鸡”就包括这位,被调去地方上当了好几年官,前两天才回来。

    听了这一问,这位也没让下属去,自己摸过去看了一番,回来对安阳王道:“是谢清!”这个时代直呼人名已是不敬,若称呼的还是一位长辈,那就简直可称得上是侮辱,一个不好那就是结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