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一章脉脉不得语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韩茉通红着脸,死死的拉着自己被缠绕的发丝,却是怎么也扯出来,反而是越彻越疼。

    她紧皱着眸子极其不满的嘟着嘴。

    “真讨厌。”她苦桑着脸,却是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春日里的阳光温柔的洒在她白皙的脸上,印的她极其可爱动人。

    “需要帮助吗?”

    身后突然传来优雅的男声,韩茉回过神,看到的是一张逆着光圈的俊秀非凡的脸,嘴角还扬着一抹滋滋的笑意。

    “嗯嗯。”那颗温润的心脏一瞬间就宛如春日里绽放的花朵,一下子雀跃了起来。

    韩茉连忙点了点头,“这些树枝太讨厌了。”

    男子唇边扬着一抹浅笑,伸出修长的手指一圈一圈轻柔的触着她的发丝,将她缠在玫瑰花藤上的发丝一点一点的解开。

    那一刻久久的印在韩茉的脑中,如果,如果当初那一刻就将自己的感觉说出来,或许就不会有时候的事端。

    韩茉不禁又吐出一口鲜血,整个身体颤抖了厉害。

    顾漠北看了一眼地上已经了无气息的徐昕,却是什么也顾不得,慌忙把吐血不断的韩茉抱在怀里,“小茉,你怎么了?你对自己做了什么?”

    韩茉弯着眉眼,尽管体内痛苦万分,可她一点儿也感觉不到疼一样,微微浅笑着。

    她脑海中那张柔和浅笑的脸,渐渐与面前的脸重叠,她笑了笑,“我服毒了。”

    顾漠北抱着她的身体骤然变得僵硬,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般盯着她。

    突然那双幽暗的眸子里蓄出了泪水,说着脸颊缓缓的低落在韩茉的鼻尖,他哑了声,“你就这么恨我,你非要这样对我吗?”

    怀中的韩茉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口中的鲜血就如突破泉眼的清泉不断往外喷涌,糊了半边脸颊。

    顾漠北痛苦的扶着她的脸,她柔顺的发丝也被血迹染红。

    他那不断滴落的泪水和着血水在她面上流淌,顾漠北的身体都不禁颤抖了起来,“我求你了小茉,不要这样对我,不要这样对我。”

    韩茉森森的笑着,眼前已经越来越模糊,她张了张嘴,语气虚弱森然起来:“顾漠北,你知不知道,跟,跟你呼吸同一片空气,我,我都觉得恶,恶心……”语落,她的眸子骤然阴冷的泛起白。

    她浑身一个抽搐,像是失去了全身最后一点力气一般,眼皮疲惫的缓缓磕上。

    一直泪水无声滴落的顾漠北一瞬间就如同失去了全部世界,整个心脏空的发颤。

    他将怀中的韩茉涌紧,任由那血迹沾满全身。一下子,哭出了声。

    她至死都恨着他!她终究还是被他逼死了,可他们之间,原本不应该这样的啊。

    韩母捂着嘴,不敢相信的一步一步后退,泪水哗啦啦的掉,却远比不上那个在血迹中哭的不成声的男子。

    上天还是玩弄了所有人,本该紧紧相拥的两个人,相隔千万里,从此脉脉不得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