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偿命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清晨,顾家别墅,韩茉正一边喝着孕妇的营养早餐,一边摸着自己的肚子。

    突然“砰”的一声,屋子的大门就被人一脚从外面踹开了,保姆端着早餐的手因为这一动静,差点没将碗筷摔在地上。

    韩茉也吓了一跳,不过随即她便抬头看到了迎面而来脸色阴冷的男人。

    “漠,漠北,吃早餐了吗要不要一起。”韩茉一边说着,一边拿起旁边的碗筷,给他布好。

    她脸上还夹杂着暖暖的笑意,距离上次离家,顾漠北已经有半月之久不曾回来过了,今早她是真有些意外了。

    顾漠北走上前来抬手一挥,便将那些餐具挥落在地,一双眸子冰凉透骨的盯着她。

    韩茉背后一凉,她愣愣的看着顾漠北:“漠北,你怎么了?”

    顾漠北沉寂了几十秒,随即一步上前紧紧的扣住韩茉的脖子,看着韩茉因为呼吸困难而变得通红的脸颊,他心头的怒火像是突然找到了一个发泄口一般。

    “韩茉,呵,这下你是不是就高兴了,念昕活不过一个月了,不过你也别得意,你肚子里的这个,若是救不了他,也必须得给他偿命,这是你们母子该得的。”

    顾漠北一边狠狠的说着,一边加大了手上力度,肺腔里越来越稀薄的空气,让韩茉越发的呼吸困难。

    她张着嘴,却发不出一声的声音,眼角一颗泪顺着脸颊滑落,念昕,念昕,又是他那个前妻的孩子。

    他不爱她便罢,如今把她捆在身边的原因更是如此的简单明了,如果不是那个孩子刚好需要脐带血,她和她的孩子只怕也活不了这么久。

    她不甘心,不甘心自己的孩子只能是最为一个救人工具所存在,不甘心自己的孩子一出生就不被自己的父亲所期待。

    可是这又能怎么样呢?她那样爱着这个男人,最后还是落得这样的下场。

    她狠狠的拍打顾漠北的手,使劲的将他的手掰开,许是母亲的力量,竟让她卯足了全身的劲将他的手掰开。

    她一边粗重的喘着气,一边悄然的抹去自己脸上的泪花,嘴里哀求着:“漠北,他也是你的孩子,就算是为了……念昕,但我也求求你可不可以对她稍微仁慈一点。”

    许是母亲为孩子的那份心,她拉着顾漠北的手祈求他,祈求一个父亲能分给自己的孩子一点爱。

    只不过过了这么久,韩茉念那个孩子的名字依旧是那般的拗口,念昕,念昕,她念一便这个名字,心尖就仿佛被人拿着针扎一样的泛疼。

    顾念昕,顾漠北想念徐昕,是这个意思吧,那个他爱到骨子里,却在他最落魄的时候死去的女人。

    “仁慈?”顾漠北冷笑,仿佛自己是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般。

    “你也知道仁慈,那你当初怎么不对我仁慈一点,你就这么爱我,不择手段的给我下药?你知道我现在有多厌恶你这张嘴脸么,你是那里来的勇气要我对一个孽种仁慈,啊?”

    顾漠北抬手狠狠的掐着韩茉的下巴,轻挑的尾音,显示出了他对她肚子里的这个孩子有多不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