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章 复仇王子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张可儿一身粉色睡袍,安详地躺在床上,床下一个瓷盆里装有烧过的木炭灰烬,床头桌上摆着一把带齿的瑞士军刀,刀下压着一张写有几行字的白纸。

    张可儿烧炭自杀了,留下一封遗书,上面写道:如果你们能找到我,想必也见过我男朋友了,在他家发生过什么,你们应该也知道了,那我讲讲后来的事吧!

    在我的人生中,最亏欠的就是我男朋友,我爱他,很想把一切都交给他,可惜我做不到,他压在我身上,就如恶魔压在我身上,那些噩梦般的画面便不可抑制地浮现在我眼前!生理上的快感越大,心理上的屈辱感便越重,所以我注定做不了他的爱人。

    那天傍晚,我像一只无头苍蝇,跌跌撞撞从他家跑到公园里,整个人心如死灰,似乎失去了最后一丝活下去的勇气。就在那时,我看到了那张恶魔的脸,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放出来了,又怎么会出现在公园里,我以为是自己的幻觉,但孙海涛真真切切地与我擦身而过。当然他已经认不出我来了,又或者他的心思都放在水池边几个玩耍的孩子身上。那一刻我仿佛回到从前,浑身发麻,双脚不听使唤,胃里不住地痉挛,我忍不住想要呕吐,似乎想要把住在心里的恶魔呕吐出来……我在路边的石凳上坐了几个小时,彷徨、畏怯、抑郁、憋闷,各种情绪包围着我,我开始害怕自己找不到出口,不论是公园的,还是我生命的。

    我看到一个男人(恶魔)从我身边走过,我想也许把他除掉,就会逃离所有的束缚。我仿佛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牵引着,拾起地上的石块,冲着那人的后脑狠狠地砸了下去……我以为我会害怕,但那晚是我十几年来睡得最踏实、最放松的一晚,我出窍的灵魂似乎终于归位了。于是第二天醒来,我发现自己爱上了这种感觉,由此便有了一个星期后的第二次和又一个星期后的第三次,直至杀死孙海涛这个真正的恶魔。唯一遗憾的,我知道你们已经接近我了,我没有机会再去杀死陈威……所有的人都是我杀的,与其他人无关!

    张可儿的遗书阐明她就是制造包括孙海涛被杀在内的四起案件的凶手,内容有一定可信度,作案时间和细节都对得上,瑞士军刀也与凶器规格相匹配,只是整个刀都被细致消过毒,联苯胺实验检测结果呈阳性,表明上面残存血迹,但无法提取DNA做比对。

    有了遗书加凶器,犯罪动机也解释得很清楚,证据链完整,古都方面宣布案件告破,但韩印心里真的高兴不起来,因为实质上并没有直接证据指出孙海涛是张可儿所杀,张可儿在遗书中提到这起案件时言辞也甚为模糊,还有她为什么要有意识地破坏凶器上的DNA呢?难道仅仅是个卫生习惯的问题吗?

    韩印的情绪顾菲菲还是有所察觉的,所以吃过晚饭她特意拽着韩印来到江边,两人牵着手在夜色下漫步,顾菲菲说:“破案了,你不高兴吗?”

    “破了吗?”韩印淡然一笑,反问道。

    “不知道。”顾菲菲默契地笑笑,“反正具有杀死孙海涛嫌疑的人选都已经排除,只剩下死无对证的张可儿了。”

    “不跟你兜圈子了。”韩印使劲呼出一口气,气恼地说,然后又反问道,“你觉得张可儿有没有可能是出于感恩有人帮他杀死孙海涛而揽下罪名,反正她笃定是死罪了?”

    “倒也不是没有可能,咱们先找的梁晓婷,然后她发短信告诉张可儿孙海涛被杀,张可儿知道咱们一定会在不久之后通过她男朋友找到她,预感到她犯的案子很可能会败露,所以干脆一人承担下罪名。”顾菲菲顺着韩印的思路,试着还原整个情形,接着问道,“如果不是她,你还有新的思路吗?”

    韩印无奈摇摇头,说:“现在还没有,我想可能要重新捋一遍案件相关资料再说。”

    “先不着急,稍微等等看,古都这边正在兴头上,你突然站出来说案子有问题,会让他们觉得你故意找碴儿,容易激化矛盾。”顾菲菲叮嘱说。

    “我知道,那咱把先前那个系列劫杀案接过来吧,他们不是还没查出个所以然吗?”韩印试着问,“这个案子,我有点新想法。”

    “这几个晚上,我抽空看了卷宗,我说下我的想法。”顾菲菲停住步子扭头说,“案子确实挺复杂的,也很绕人。在夏明德车上搜出凶器,而且他女儿夏雪车祸事件的肇事者又与几名受害人类型相似,可以推断出一个合理的移情杀人动机,但事实证明他并不是凶手,案子便走进死胡同。所以咱们要继续办这个案子,就有可能要跳出夏明德和夏雪这个框框,你愿意吗?”

    “说实话我没有什么证据,但我总是有种直觉,这案子就是与夏明德或者夏雪有关系。”韩印语气坚定地说。

    “好,我不反对咱们继续顺这个方向查下去,但必须尽快找到案子当中牵涉这父女俩的因素。我觉得先前忽略了对夏雪的社会关系的调查,如果像你侧写的那样,有人因为她被富二代酒驾撞死,而迁怒于其他醉生梦死的富二代,那么除了夏雪的父亲之外,还有没有别的什么亲近的人?比如男朋友或者暗恋对象等。”顾菲菲似乎对韩印的坚持早有所料,所以也特别深思熟虑地研究过他的观点。

    “跟我想的一样。”韩印故意上下打量顾菲菲,“你现在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了?”

    “对啊,吃定你了!”顾菲菲紧了下鼻子,俏皮地说。

    “不管怎么说,这是一出悲剧,因为幼年遭到性侵的经历,最终一个破罐子破摔成了妓女、一个改变性取向、一个疯了、一个性压抑成为变态杀手……”韩印总是这样不解风情,气氛正好,又悲悯地提起张可儿的案子,“伤害孩子的罪过,真的是不可饶恕!”

    “像是蝴蝶效应,在某一时刻孙海涛成为恋童癖者,于是四个女孩的命运便发生悲惨的转折。”顾菲菲的情绪也趋于沉重,“说句警察不该说的话,对恋童癖者进行化学阉割都太轻微了,就应该逮一个毙一个!”

    次日一早,顾菲菲找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