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5章 蜜月(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余晚这天煮了小米粥,又炖了鱼汤。鱼汤煨的浓,再加上豆腐切成块,在里面咕咚咕咚,掀开盖子时整个汤底都已经是乳白色。闻着就香。

    另一条鱼,她拿来做鱼丸。

    戴着围裙,余晚用刀将整条鱼剔骨,剁成鱼浆,再加上各种佐料搅拌。季迦叶在旁边看着,不由直皱眉:“这么麻烦?有搅拌机啊……”

    余晚埋头说:“那样就不好吃了。”

    “只要是你做的,都好吃。”先前吃到了余晚亲自喂的糖,季迦叶这会儿嘴巴甜啊。

    余晚不搭理他,季迦叶的手指就在她背上轻轻的敲来,敲去。

    他的力道很轻,更像是一点点暧昧的试探与撩拨,仿佛下一瞬,他的指尖就会沿着漂亮的脊背往下……余晚脸颊悄悄红了,威胁道:“再不去躺好,晚饭就不给你吃。”

    “你不舍得。”季迦叶索性搂住她,这般笃定。

    余晚还在搅拌鱼浆呢,一时双颊更加红了。她低着头,故意板起脸说:“你又知道?”

    “当然。”季迦叶将手压在余晚心口,贴着她耳边说,“因为你最心软了。”

    余晚怎么不心软呢?

    他曾在医院、在车里那样冒犯她,她却只因为骂过他,而心怀歉疚,还主动在发布会后喊住他,道歉。

    其实,余晚于季迦叶而言,起初是一种纯粹的征服欲。

    他太喜欢征服了,骨子里又喜欢凌虐,余晚是个再合适不过的对象。至于什么时候有些不一样的呢,季迦叶也说不清楚,大约是余晚不停的拒绝让他恼火,大约是余晚还背着他火速相亲,甚至光明正大和她那个“不是东西”的男朋友出双入对,挑战他的耐心,又或者,大约是她在车里被他弄哭了……

    那时,他亲了她,却被余晚推开。

    季迦叶便想放她走的,熟知余晚偏偏主动喊住他,道歉。

    那个时候,看着余晚,他突然就舍不得了。他带她回家。他忽然变得贪恋这份暖意。

    季迦叶低头,望着怀里的女人,亲了亲她的头发。

    这个吻格外温柔,余晚回头。

    指腹缓缓刮蹭着她的脸,季迦叶仍旧笃定:“余晚,你就是舍不得我。”顿了顿,他动情的说:“我也舍不得你。”

    这种话他越发不要脸,越发信手拈来,余晚耳根渐渐变烫。慢吞吞的,她问他:“你以前是不是经常这样哄别人?”

    季迦叶说:“都是别人哄我。”

    “有多少女人哄过你?”余晚直直望着他,忽然追问。

    余晚从来没问过他过去的事,季迦叶眨了眨眼,还没答呢,余晚已经默默转过去,低着头,安静搅拌鱼浆。季迦叶捉住她的手,忍不住笑:“这就吃醋了?”

    余晚还是沉默,用力抽回手。将面前油锅热好,捏了几个鱼丸丢下去。

    一瞬间,油锅滋滋响,白色的鱼丸瞬间被炸成金黄色,飘出香味儿。

    季迦叶从后面拥着她,哄道:“真生气了?”

    余晚垂着眼,拿筷子拨了拨油锅里的丸子。

    捏了捏她的耳朵,季迦叶逗她说:“都过去了,你不是也有那个谁谁谁么,还背着我去相亲……”他想到,也生气。

    听他这样说,余晚心里越发酸。将炸好的丸子捞起来,还是慢吞吞的,她赌气呛道:“是啊,二叔。”

    季迦叶:“……”

    余晚一直盯着锅里。

    身后的人忽而就这么安静下来,搂着她的手也松开了,季迦叶一言不发的离开。

    余晚又沉默的捏了好几个鱼丸。

    用筷子拨了拨,油星子溅上来,烫的手背痛,余晚微恼,直接将火关掉。

    抵着流理台站了会儿,她又打开。

    婚后第一次吵架,突如其来。

    可能谁都没有预料到,会是这样子的……莫名其妙。

    鱼丸做得不多,炸了一些,其他都存在冰箱里。

    再白灼了个时蔬,外面天色便暗了。

    季迦叶回房间后一直没出来,余晚将饭菜端上桌,坐在餐厅里等了会儿。想了想,她过去敲门。

    没人回答。

    更没有锁门。

    余晚径直推门进去。

    卧室里面也是暗的。他睡在那儿,也不知道热度退了没。

    余晚放轻脚步走过去,刚要伸手试试他额头上的温度,季迦叶倏地睁开眼。眸子黑黑的,直视过来。余晚一滞,就被这人一下子拉扯过去,跌在他的身上。余晚被他箍在怀里,紧紧贴着他。

    视线无声纠缠,季迦叶旋即将她压在身下,用力亲她。

    吻得很凶,还很痛。

    余晚疼得轻哼一声,季迦叶才停住,看她。没有他那副金丝眼镜,季迦叶模样看着有点纯良,还有委屈。

    他说:“这么久,你都不过来找我?”

    口吻更是酸楚,看来是真的被余晚那句“二叔”给气到了。环住他的脖子,余晚说:“对不起。”

    哎,她总是会对他心软。

    轻轻碰了碰她的唇,季迦叶亦耐心解释道:“以前除了明川,不管是谁,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或者乱七八糟的谁,我都不会在意,也从不曾放在心上。余晚,”他喊她,“你以前就说过我不会哄女人。是的,那时我满脑子想的就是钱,不停挣钱,然后回来找沈家复仇。我给自己留的时间非常少,少到近乎苛刻,我连休息的时间都几乎可以忽略不计。除了工作,还是工作,我根本没有心情去想那些。你要是不信,可以去问谢佳,或者刘业铭。他们最清楚了。”

    余晚说:“我知道,我只是、只是……”

    她只是听到的那一瞬,乱七八糟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