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十九章 叨陪鲤对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这个成语很难啊……”正在上着课,小兰突然自言自语说了一声,想要试探一下丘山涧的反应。

    可是小兰说完话之后去看丘山涧的反应,发现对方真的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丘山同学?丘山同学?”小兰又轻轻呼唤了两声,丘山涧依然没有反应,直直的盯着黑板。

    小兰很确定不是自己被讨厌了或者对方在专心听课,因为老师现在要求大家低头看书读课文中。

    小兰只好悄悄的用笔戳了正在神游天外的丘山涧一下。

    经过三天的调整,虽然大部分方面都已经和普通人差不多,但是还有一些地方依然很特殊。

    就比如脑神经的高度活化,导致丘山涧对大脑的控制能力高度增强,但是在思索的时候很容易选择抽掉负责其他方面的功能区的计算量。

    说的通俗易懂一些,因为大脑的自我保护功能减弱,丘山涧现在远比正常人容易走神,而且走神的时候陷入很深不好拉回来。

    按照灰原哀的原话:“其实也不是什么需要担心的大问题,等到连呼吸中枢也一起上交了自己的计算力,陷入了窒息之后就清醒了。”

    当然丘山涧现在没有做什么需要大脑深度思考的事情,虽然轻生呼唤听不见,但是被小兰一戳还是醒了。

    “老师叫我?”丘山涧第一反应就是问道。

    “没有,只是看你走神了,想要提醒你一下。”小兰回答道。

    “哦……”丘山涧放下心来:“抱歉……只是上课没什么意思就不自觉溜号了。”实话实说。

    “丘山同学……这些汉语都会吗?”小兰问道。

    丘山涧点点头。

    “那可以给我解释一下这个成语的意思吗?”小兰指着课本上的词问道:“老师刚才把它跳过去了。”

    “我看看……叨陪鲤对……这个词很少使用啊。”丘山涧看了过去,稍稍思索了一下才解释道:“这是一个典故引申的成语,讲得就是父亲教育儿子的意思,比较积极的意味。”

    “教育吗?我还以为是做菜呢。”小兰可爱的吐了一下舌头:“因为看到了刀和鲤鱼,还以为和一道华夏菜有关呢。”

    “那还真是可惜了。”丘山涧笑了笑:“这个‘刀‘是唠叨的叨,而鲤嘛,应该是是指孔鲤吧。”

    “孔鲤,是人名吗?”小兰追问道。

    “对,是一个人名,孔子的儿子。”丘山涧简单解释了一下:“具体讲述这个典故太费劲了。”

    “哦……”小兰点点头,知道和菜无关以外,小兰对这个老师明确说过不用学习的成语失去了兴趣。

    不过小兰突然又问道:“这个只能用在父亲和儿子身上吗?女儿就不行吗?”大概是想到自己和毛利大叔之间能不能用这个词吧。

    “嗯……很难说。”丘山涧一下子也被这个问题难住了:“因为典故的原型是孔子和他的儿子,所以才被用来指父子,但是将孔子和孔鲤的形象只保留到父亲与孩子身上,用在父女身上应该也可以。”

    其实以华夏重男轻女的历史,这个词用在父女身上的可能性确实极低,但是丘山涧没有说。

    “哦……说起来,丘山同学和我认识的一个人长得很像诶。”小兰又转移了话题。

    “哦?”丘山涧当然知道她说的是谁,自己直接来当转学生,连易容都没有,同样是十年的跨度,十七八岁到二十七八岁的差距又没有七八岁到十七八那么夸张,自己和自己长得能不想吗?

    “觉得我长得像?是喜欢的人吗?”丘山涧随口调戏道。

    “当然不是了!”小兰立刻就否认了:“是一位……说起来丘山同学转来该不会是为了寻亲的吧?”说到一半小兰突然想起来丘山涧会不会像本堂瑛佑找姐姐一样,是来找亲戚的呢?比如那位和他长得很像的水间警官……现在已经不是警官了。

    “寻亲?当然不是了?”丘山涧笑了笑:“这是什么狗血电视剧的经典桥段吗?我只是随父母工作从国外回来了而已。”

    “原来是从国外回来的。”小兰有些惊讶,难怪丘山涧会连转校之前的学校的课本都没有。

    至于原本想要提醒丘山涧不要和山岸金信比赛的事情不小心被忘在脑后,小兰充满好奇的询问道:“那你的外语是不是很好?之前住在哪个国家啊?”

    “我的父亲是为公司开阔海外市场的,所以我们一家每隔一两年就要跟着父亲一起去新的国家,这些年我的法语、德语、英语还有俄语都掌握了很多。”丘山涧的瞎话早就练到了信守捏来,张嘴就在跑火车。

    “哇!真的吗?”小兰特别的惊讶的问道。

    结果这一句话的声音比较大,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

    “怎么了?毛利同学?”汉语老师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那个……我……”小兰脸色通红,因为不擅长撒谎支支吾吾的想不出借口,而丘山涧也没有挺身而出帮助她,好像一个普通的学生一样慌了神坐在一边。

    “专心听课,坐下吧。”汉语老师也不是非要弄个明白,告诫一声就让小兰坐下了。

    坐下后两个人学了老实,一句话也没有说,专心的听讲学习。

    只是一个人在学习一个人在装作学习。

    ‘要是可以有什么办法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沟通就好了,不用说话也不用写字条发短信之类会被发现的的方法就可以对话。‘丘山涧托着腮继续胡思乱想起来。

    毕竟比起一个人发呆,有个人陪他聊天还是很开心的。

    ‘能不能进行意念沟通呢?‘丘山涧突然突发奇想起来,按照atpx的理论,他现在的大脑特别厉害,是不是可以用脑电波还是什么东西把自己的想法传递出去呢?

    无所事事闲到无聊的丘山涧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各种构思自己的‘特异功能‘,试试看能不能用强烈的意愿把思想发给周围的人。

    可惜这个世界奇幻的元素并不充分,至少丘山涧的计划没有成功,一直到下课也没有成功送出去一条消息,而且还弄得自己头昏脑胀的,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用脑不当所致。

    同时也是上课的时候,冷静下来的小兰发现自己居然忘了提醒丘山涧山岸...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