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2章 怀了就生,又不是养不起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辛亦黑色丝带上的眉头皱了皱,伸手抓了他的衣角,蛮不情愿的开口:“不是我说,蓝家关了尉双妍这么多年,你来还这么规矩就算了,把我带过来还蒙眼睛怕我攻击蓝家,蓝家给你好处了?”

    沐钧年一步步往前走,也不说话,但最起码的道义还是要有的,何况,现在蓝家不仅有她,还有刚带过来的傅家小姐,总不能真让辛亦偷摸给端了。

    迂迂回回,辛亦也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方,直到前面的人忽然停下,她直接撞了上去才皱起眉,“见鬼了?”

    沐钧年缓缓转过身,微蹙眉,抬手,指尖一挑将她眼镜上的丝巾拿掉,然后问:“你儿子跟蓝修有过节?”

    辛亦摸着鼻尖,也皱着眉,“蓝家和辛家一直都有过节不是么?”

    问了等于没问,沐钧年只是点了一下头,冲她颔首,“你可以走了。”

    辛亦没动,看了看他,“不一路么?我没车诶。”然后看了看他的手臂,“我的人伤了你,我还是应该稍微照顾你一下的。”

    沐钧年显然没这意思,也不答话,淡漠的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走。

    身后的辛亦顿时就来了劲儿,冷漠的那人的确生人勿进,但是也有另一种让人十分想靠近的魅力。

    反正无事可做,她就跟了上去。

    沐钧年听到动静停住脚步,微侧首睨着她,“干什么?”

    辛亦扬唇淡笑,“我会对你负责到底,怎么样,够道义吧?”

    立在原地,沐钧年若有所思的看着她,然后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蹙起眉,“你是不是嫌见薛北的时间短了点?”

    这话题转的可太快了,而且辛亦完全没想这回事,于是笑眯眯的道:“没啊,就算要想,我现在想的应该是你才对。”

    沐钧年可没心思跟她开玩笑。

    垂下手臂,舌尖微微抵着唇角,正在思量什么,目光看了她两个来回,终于想到什么,蹙了蹙眉,“你老公呢?”

    辛亦挑眉,“老公是什么?能吃吗?”

    沐钧年硬是无语的抿了抿唇,“那你两个孩子是怎么来的?”

    辛亦说话永远是轻轻淡淡,很直率,但也不显得低俗,就一句:“废话,孩子怎么来的你不知道,要不要配合我演示一下?”

    沐钧年吸了口气,跟女人交流真费劲。

    不过这回辛亦笑着,眼里的情绪没什么变化,淡淡的仰脸,道:“没了,你也知道之前颠沛流离,身边多个男人挺累赘的,正好救不过来就放弃了。”

    估计只有最后一句是真话,别看她没心没肺,也不过是性情中的女人。

    沐钧年也就耸了耸眉,“看来你对薛北也就那样,还以为坚贞不渝。”

    感觉这是对她专一程度的质疑,所以辛亦皱了一下眉。

    后来她才说,她能生下两个孩子是因为中药了,孩子的种是她身边一个保镖的,只不过虽然是保镖,但跟她最亲近,也最尽职,长得当然不用说,所以她最后还是生下来了。

    听完这话,沐钧年沉默了会儿,忽然问:“现在把薛北送给你,还要么?”

    辛亦瞠目,一脸诡异的看他,“你不会想把一个尸体送给我吧?”

    然后又笑了笑,“如果实在要送,我现在可能比较愿意接收你啊……”白嫩嫩的指尖翘起,不乏恶意的在他胸口戳了戳,“啧啧,好硬。”

    这个动作却让沐钧年拧了一下眉。

    以前她也总这么戳他的。

    这一想,喉结滚了滚,薄唇微微抿着,面无表情的拿掉辛亦的手,“行,我给你安排,不喜欢的话,你甩了他就行了。”

    这回辛亦皱眉,翻了个白眼,“我真没那么饥渴,再说,你看看薛少现在那样,能动吗?”

    薛北能不能动,沐钧年一点也不关心,背对着冲辛亦摆了摆手,不过几秒,闪身消失了。

    沐钧年并没有回自己住处,只是绕了一圈做个样子。

    尉双妍从薛北那儿回来的时候,外边的天快黑了,屋子里很昏暗,但她就是有一种直觉。

    果然,走进卧室,开了小灯就看到男人坐在那边的椅子上,外套扔在一边,看起来很悠闲。

    就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手臂上的伤看起来很狼狈,他估计坐了不短的时间,也没有自行处理。

    两个人就那么安静的隔空对望了好一会儿,然后她若无其事的转身出了卧室。

    好一会儿都没回来,更别说带着药箱什么的给他。

    沐钧年皱着眉起身,刚走到卧室门口,她从外边进来了,他的眉头紧了紧,“出门?”

    尉双妍手里拿着外套,因为被他挡了去路,所以看了他一眼,说话有一点他调调的影子,“给你腾地方不好吗?”

    沐钧年眉宇紧了,他来了她还不住这儿了?

    看她进卧室拿了包真的往外走,沐钧年眉头都快打结了,门神似的站在那儿,声音冷沉,“去薛北那儿?”

    尉双妍没回答,径直往外走。

    经过他的时候才被一把扣了手腕,沐钧年把她的沉默当默认了,一下子很火大,“你是疯了还是脑子有问题!公然在我面前偷男人,是这个意思么?”

    她看着一脸愠怒的男人,反倒淡淡的,“我很正常。”

    他虽然看起来很愤怒,但是捏着她的手腕并没太用力,她微微一扭就挣开了,看他这么愤怒,她反倒舒服了。

    看了他,“哪算得上偷?我光明正大,再说了,我现在跟你什么关系?你好像也不在意吧,怎么没去辛亦那儿呢,她不会包扎伤口?”

    是很光明正大,光明正大的从他面走走的。

    所以沐钧年下巴绷紧,脸色阴沉。

    而她居然还往外走,眼看着就出了卧室,这次沐钧年用了些力道,一把将她扯了回来,额头的青筋都绷起来了,“你还真TM是日久生情了,要把我甩了是么?”

    这话有自降身份的嫌疑,把他说得有些委屈了,想来也只有他甩了别人的份儿。所以尉双妍微微皱眉,仰脸定定的看了他一会儿。

    冷硬的五官真真实实的带着疼痛,看着看着她就不忍心了。

    以前可是美人环绕的二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就死磕在她身上了,不是她不走,是他不让她有半点不轨的心思。

    抿了抿唇,她终于平平的一句:“我出去买菜。”

    沐钧年好像不相信她一样,继续捏着她的手腕,她一动还有收紧的趋势,低眉盯着她。

    尉双妍皱了皱眉,“买菜不让去,那是去薛北那儿就让了?”

    沐钧年薄唇冰冷,目光森森的盯着,“你去,好好道个别,明天我就把他给剁了!”

    显然是气得不轻,当然,更气的是她现在说话真是很有他从前的影子,爱答不理。

    气,恼,怒,但是什么也做不了,捏着她手腕的力道猛然往回收,她整个人撞在他怀里,下巴顺势就被捏着勾了起来。

    凶狠强势的吻,看起来就很解气,她想挣扎都没有门路。

    她之前拿在手里的大衣已经掉到了地上,下意识的想避开,刚要挪步就站立不稳,正好被他整个捞了过去。

    深吻之后意犹未尽,但又没有更近一步,就只是缠在一起拥着。

    良久,沐钧年被他撑开一点,低头看她仰面盯着他,“你跟辛亦做过?”

    沐钧年蹙眉,这种问题在他看来是没必要回答的,他若是想要别的女人还用在这儿憋屈么?

    “不是说前晚刚从她床上下来吗?”她继续问。

    她嫌恶的一推,沐钧年顺势放开了一点,正好倚在卧室门边,好以整暇的睨着她,然后点头,“嗯,上过她的床。”

    倏地,尉双妍的表情是不可控制的凝固,一片灰黑,半天都不知道要说什么。

    终于,苍白的看了他一眼,“那你还来这儿干什么?”

    沐钧年没有立刻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她,然后淡淡的道:“现在知道你跟薛北过得夫妻一样,我是什么感受了?”

    尉双妍觉得很好笑,“薛北因为我的事受的伤,辛亦是把你伺候舒服了还是给你生孩子了?”

    这话说得十分严重,所以沐钧年蹙了蹙眉。

    她现在不想跟他多说一句话,弯腰拿起包,想了想又干脆把包扔了,还买什么菜?

    脚下被她之际的大衣缴了一下脚尖,有趔趄的倾向时沐钧年就伸手把她扶住了,不待她挣扎就说了:“我只说上过她的床,没说睡过她,你激动什么?”

    尉双妍挣扎了一下,挣不开,然后笑了笑,“有区别?就你这种龙精虎猛,脑子长在下半身的人,沾过床边也就差不多了吧?”

    沐钧年本来该黑脸的,听完却忽然扯起嘴角笑,“别的没学会,词语用的很不错,这么抬举我?”

    她撇开眼,身后是沐钧年的声音:“是要给我做饭么?我从早上就没吃了。”

    她没说话,继续往外走,但是没出门,也没去厨房,拿了她最近一直在看的营养食谱就在客厅的阳台不动了。

    沐钧年迈着长腿停在阳台入口,他不能上去,会被外面的警卫看到,只能在那儿蹙着眉。

    “尉双妍。”老半天,他很不情愿的盯着她。

    阳台上的人不但没动静,而且还直接戴上耳机。

    沐钧年脸都灰了,目光要是能洞穿,她估计千穿百孔。

    没办法,深呼吸,压下去。

    “我伤口在流血。”

    她还是没动静,但是目光瞟了他一眼,强压着坐着。

    下一秒,客厅里的灯被他按灭,“吧嗒”一声,什么也看不见了,然后尉双妍手里的书被精准的夺走,他的重量顺势把她压在椅子上。

    “不是很能么?”他几乎就咬住她的耳垂,“捏准了我不敢到阳台来?”

    她是这么个意思,反正他不敢上来,所以说什么也没动静,但是外边天黑了,客厅的灯一关,也就什么也看不见了。

    “信不信我在这儿要了你?看看有警卫发现么?”他一枪的协议,满是报复的快感。

    好在他脑子还在,不可能冒这个险。

    抱她起来,然后扔进客厅沙发里,转身去把所有窗帘都拉严实,回来的时候她已经快速从沙发起来,免得他乱来。

    沐钧年这才淡淡的一句:“没吃的?”

    她摇头。

    沐钧年在沙发上坐下, 低眉看了看手臂,早上折腾到现在,确实有流血。

    又看了看她,要是以前,她早就急急忙忙的拿了药箱给他弄了,这会儿还在原地站着,沐钧年挑起眉,“看来我还真是该去辛亦那儿?”

    一副就要起来的模样。

    尉双妍抿唇,也没挽留,但是转身去拿了酒精和纱布,走到沙发边上递给他。

    “我一个手怎么弄?”沐钧年很想揍她。

    尉双妍皱眉,“我去弄吃的。”

    他干脆不想说话了,伸了手,不是去接她给的东西,是一个用力把她扯了下来,跌落在他腿上,命令:“弄!”

    她是一点没防着,结结实实扑到他胸口坚实的肌肉,鼻尖发麻,皱着眉摸了摸,“很硬。”

    还淡淡的嫌弃,两块肉也这么硬。

    这不说还好,她软软的贴着,沐钧年神思都跳脱了两秒,嗓音低哑:“什么很硬?”

    明知故问,因为硬的不止一样。

    刚随着她一起落到沙发上的东西被他直接扫落下去,身体一转把她抵到沙发深处,薄唇微热,几分埋怨,“你一定是故意的!”

    所以他也不客气了。

    尉双妍眨了两下眼,唇被吻住了。

    她下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