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70章 我在隔壁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现在,还有什么好说得呢?!他不爱自己,到了此刻都不说爱,她还能渴望希冀什么呢?

    所以不说了吧!什么也不说,这是最好的结果。

    后来,她很沉默,他也很沉默。

    她看着点滴瓶里的液体一滴滴的滴落,顺着塑料管一点点滴进自己的血管里,头有些晕晕的,想起上次在医院也是他陪着她打点滴,这才一周,她又进医院了,她的身体真的是有需要锻炼了,体质太差了。

    后来的时间,荣翰池也闷闷的,似乎想了许多,又似乎什么都没有想,只觉得自己很乱很乱……

    因为一夜没睡,他显得有些憔悴,而她也是一波一波的困意袭来,昨夜没睡的人,是他和她。

    他笑笑,声音温柔:“睡吧!我会看着的,打完了退烧了就好了!”

    “你不困吗?”她打了个阿欠。

    他忍不住笑了:“不困!我可以连着熬三天三夜的,这才、才多久!”

    “你不睡我也不睡,还是你睡吧!”她听着,眉头紧紧的拧在一起。

    他的眼中划过一丝宠溺的神情,伸手想要来摸她的发心。她心中一顿,把头侧向了一边,他的手慢慢的收回,笑容也慢慢的褪去。

    她感觉到他眼中的受伤,突然又转过头,看着他,很认真,话到嘴边又停顿了下,最后像是下定决心,终于什么没说。

    他愣了下,想起昨晚她有接电话说要回去的,难道欲言又止是要说这个吗?

    “你的电话呢?”他问。

    “丢在了计程车上吧!”包都没拿,可见当时她有多慌张了。

    “要不要我去借一只电话你好给里恩报个平安!”他体贴的说道。

    “荣翰池!”她呆了下,突然有些郁闷,他怎么就这么关心她?这么急着让她走?

    “嗯?”

    “我真的受够你了,你是不是管太多了?”她受够了,他连里恩的心都操着,她本来平静的心因为他这样一句话突然就觉得无法呼吸了,感觉要窒息了。

    他敛眸,眼神有一刹那的停滞。“我昨夜听到你说今天会回去的!”

    “这是我的事情,你可不可以不要操心?”她别开俏脸,不正视他。

    “哦!”他闷闷的点头。“好!我知道了!”

    后来,打完点滴,已经是中午十点多了。她的烧也退了,头发不干净,想去洗澡,可是后来还是闷闷的,一直没说话,但是他也没睡觉。

    他只剩下钱包了,电话,车子,什么都在江里,也不想打电话回去,她坚持出院,他只能带着她回酒店。

    她要洗澡,他便让服务员去买衣服,按照她的尺寸,买两套衣服和睡衣。

    风铃儿在洗手间洗澡,头发上还满是沙粒,洗了个澡感觉舒服多了。却又有些莫名的失落,为什么她明明的爱着他,渴望着他,却这样死要面子活受罪呢?

    而他居然什么都没说,她救了他啊!她现在是他的救命恩人啊!唉!算了,不是自己想要这样的结果吗?先前他说要跟她在一起,她拒绝了,现在人家不说了,她倒是又失落了,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很讨厌。这根本和惺惺作态扭扭捏捏的小女人一样了!

    她,看不起这样的自己!

    深呼吸,穿了浴衣走出去。

    没有荣翰池的身影,床上摆了两套衣服,还有两套睡衣,是精致的睡裙,看起来像个公主。

    而他不见了,睡衣旁边搁了张纸条——铃儿,我在隔壁开了间房,有事你叫我,洗完澡后,我让服务员送菜上来!

    他另外开了房间?

    不知道为什么,又莫名地有些失落。叹了口气,换了睡裙,擦拭头发。

    敲门声响起,她知道是他,走过去开门。

    门打开,对上他俊逸却疲惫的脸,她心里一慌,没说话,走了回来。

    他跟着进来,视线不敢看她玲珑的身躯,怕自己乱想,边走边问。“你觉得好点了吗?不要着凉了,怎么会开窗户呢?这样会感冒的!”

    他也穿了睡衣,刚洗完澡,走过去关了窗子。

    然后他回转身,看到风铃儿正在看着他,他挑眉。“怎么了?”

    “没事!谢谢你,这睡衣很漂亮!”她算是没话找话,在沙发上坐下来。

    “你穿很好看!”他急于找个什么话题来打破这种尴尬,可是两人讨论睡衣本就很尴尬:“嗯,那个我们在你房里吃东西好吗?吃完了睡一觉,晚上回绿城!”

    风铃儿很快打断了他“我想睡到自然醒。”

    荣翰池怔了怔,咧开嘴,点头。“好,什么时候都好!”

    过了一会,服务员送上了菜,荣翰池浅笑着举起酒杯,对风铃儿说:“干杯吧,为了劫后余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