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543 切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总有办法的,总有办法的。”田氏紧紧抓住赵平安的手,好像抓着一根救命稻草,“平安你说,但凡哀家能做到,必定帮你把此事处理得平平顺顺的。”

    田氏见赵平安肯与她说话,又想到她特意来慈德宫,就知道必然有后招,因而跟紧了话题。只要有机会就行了,甭管什么,能保住自家最好。

    赵平安闻下垂下眼睛,又顿了顿,有意卖个关子。

    当田氏急得不行的时候才说,“您看,除了之前倒的叶家,最近有两大士家都出了大问题。苏家,那不用提了,从此覆没。将来能不能有起色,还要看三代后子孙的能耐。但,百年基业是毁了。只怕再用百年,也缓不上来。苏家当家主事的人是死了,那些内眷的太平富贵日子过惯了,虽说保住了命,可往后这日子怕也没法过。”

    说着,满意的看到田氏的脸色变得更差。

    这个老婆子,怕的不就是自已受苦吗?难道还真相信她是为了田家,为了她的兄长?

    一个字:切。

    “另一个呢,就是穆家。”赵平安缓缓地继续说,“穆定之中风,人道他倒霉,可仔细想想,倒是上天垂怜,看在穆远一心报国的份上,放了穆家一马。”

    田氏一惊,这时候倒伶俐,瞬间明白了。

    穆定之倒了,交出了权柄,穆家不再有威胁,加上穆二和穆三立下战功,所以穆家得以保全。而且穆二仍可尚主,就算没了权利,荣华富贵还是保得住的。

    这是一条明路啊。

    田氏眼睛一亮。

    赵平安心中冷笑:她就知道,只要不伤自已,田氏随时可以卖了任何人。从前是皇室婆家,现在是权臣娘家。

    “哀家年纪大了,脑子糊涂,平安快帮我想想,到底要怎么做才好。”田氏点头,“就走穆家那条路,具体细节,你就帮着安排安排吧。”

    “看在太皇太后的面子上……”赵平安抽出手,隐蔽的在身上擦了擦。

    而后压低了声音,在田氏变幻不定的阴沉脸色笼罩中,说了半天的话。

    宫中如此,外头的人,自然不知道这场汹涌的暗潮。

    只是朝中没有平静了几日,远在东北境的田老将军忽然上疏告老。与此同时,田氏子弟但凡在军中任了要职的,都被田老将军要求同他一起解甲归田,耕读习武,以期以后可以上阵杀敌,为国尽忠。而这份折子还没等皇帝御批,因为照理要拒绝三回,再复请三回的,田老将军居然就这么没了。

    很多阴谋论者认为其中必有蹊跷,暗杀什么的……但事实上,这还真是自然而然的事。

    田老将军是太皇太后的哥哥,本就年迈,加上常年居于东北苦寒之地,年青时还受了不少伤,加之脾气暴躁易怒,身体十分不好。年老后又生了贪心妄心,并为此殚精竭虑,昼夜不安。他本来就已经油尽灯枯之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