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比马快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吃完饭,送走狄宝,逢毕几个人已经是东倒西歪。

    李虎要独自送杨燕燕回女校,要求说:“给你们半个时辰休息,半个时辰后我回来,我们出发。”

    他把杨燕燕送回去,在校门口外用两手按了按杨燕燕的肩膀就转身要走,好像是在鼓励他的士兵,杨燕燕感觉这半天的好日子像是在做梦一样,猛地追上他,自后紧紧搂住他。她不让想李虎走,但她知道自己不能这么挽留,就要求说:“过年你要回来,我娘我嫂子他们都想你。”

    李虎没有挣脱,只“嗯”了一声。

    等杨燕燕一松手,他就拉上旁边的战马,翻身上去,头也不回就走了。

    半个时辰后,他便带着逢毕、熊尊他们出发了。出了城,已是细雨如丝,却只是裹上油布和斗笠,仍是马不停蹄。

    夜雨天明,

    春雨虽是细,却密密麻麻,几人几马却就这样挂起一盏马灯,骑马走,下马拽马走,于次日中午抵达渔阳。

    在渔阳安歇,驿站中凑够一人四骑,几人就又飞驰。

    那数千里之外的灵武,就在他们这般飞赶总接近,寒冷挡不住,春雨难阻隔,春风只送行。

    到了灵武。

    像被春风早雨泡了一回,春枝现芽,黄亮黄亮的,天气虽仍是寒气砭骨,干冷干冷的,但春天就要来了。

    春天来之后,和中原人春耕一样,游牧人活动的范围大大增加,在这种游动过程中,马匪和不臣服的部族不再抱守熟悉的枯草长的老营,也会来回游动,能长草的地方,有野物的地方,他们就都能去。

    如果剿匪跟不上,四邻八野,四面八方就都是被劫掠被杀害的东夏人。

    李虎站在军营里,拉出了一副地图。

    狄宝提及的户籍给了他启发。

    没错,这西部广袤的原野要彻底完善户籍,做得像北平原一样细致,过程还很漫长,但现在就要加速干。

    他通过各大军府下达命令,要求各县各旗不但要尽快划分边界,加速完成户籍和铭牌,对于游牧到别的县别的旗的牧民进行登记和勘验,对无户籍铭牌的流动者进行控制,如果甄别出是善良人家,则在当地即刻造籍,若不是,则充入勾栏。于此同时,要求县中旗中在勘验户籍中打探有没有人加入马匪。有,则通过亲族联络他投诚,向他打探马匪内中详情,没有,则探知他们见过什么部族。若一支马匪或者没有投降的部族存在,那么它总会活动,有人见过,由人组成,那么它就可以被编号,一旦编号与其它马匪、部族区分,通过识别了它的特征和活动范围,它都处在东夏地方的监视和军府的追击中。

    但在这之前,现有的几只威胁极大的队伍需要先被歼灭。

    牛角悠扬,冲破黎明的寂静。

    骑兵从灵武飞驰出来,马蹄如雷,身后的尘土高扬。

    接到灵武北部乡旗被马匪袭击的消息,李虎把队伍紧急拉了出去。他们很快抵达受袭所在,那儿,乡旗的公所中还燃着大火,帐篷冒着油泡发出吱吱的响声,发出刺鼻的苦涩和毛发的焦臭,里头的粮食被搬空,旁边的栅栏,牲畜被赶走。乡旗逃走的百姓回来,正在努力救火,痛苦嚎呼。

    死掉的人有几十具,被一个一个横在公所的右侧,血污大片大片的,其中还有一个妇女一个婴儿。或许是这些马匪要掳掠女人,因这个妇女有孩子,被他们一起杀害。

    与以往马匪逃远了,就不追了不同。

    李虎拉出地图,圈定马匪将要进入的军府。

    他在地图上标注需要合围的地点,直接派人将这副做了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