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终章 会再见的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张放并非无的放矢,真龙与天晶剑和虎魄魔刃之间虽有很深仇怨,但这么多年来终究是与二人合谋,依靠吞噬精魂而苟延残喘,若非他已到大限之期,只怕不会主动出手打破局面,而这也是唯一的解释。

    果然!真龙的眼中现出一抹哀伤之色,点了点头道:“你猜测的没错,我的确是大限之期已至。

    我本是自此界本源中诞生,身负守卫此界生灵的天职,但当年我一念之差,惜命而不敢与天晶和白骨玉石俱焚,又无法眼睁睁看着此界落入这二人之手,这些年靠着荼毒界中生灵苟延残喘,我之罪孽,我心里明白。

    如今我即将身死命陨,无论此后天地如何巨变,只要这方天地不彻底破灭,我却是绝不愿让天晶和白骨任意操弄此界,故而今日我便与他二人了结这么年多的仇怨,以图给此界生灵未来还一个朗朗乾坤。”

    张放看了一眼丑童,丑童亦是转目看向他,二人没有说话,都晓得到了这一步根本没有选择,残酷的真相甚至让他们一点退路都没有。四目交汇之间,张放的目光越发坚毅,眼中的灼灼神光很是刺人,丑童亦是如此,目光之中露出万分坚定之色。

    “你准备怎么做?”

    张放没有再问其他,到此时此刻再纠结是非对错毫无意义,无论他还是丑童,只希望拼死一搏能换来一线希望。

    “我以元灵完全隔绝了此间,无论是天晶,白骨还是金博士,片刻之间察觉不到异常,但瞒不了太久,一旦他们察觉,天晶和白骨的元灵必定迅速赶来,我便会冲破封印,于界外阻拦二人,然后将二人死死缠住,伺机将他们卷入划界天光之中,纵使杀不得他二人,也使其不能再回此界。”

    看的出来,真龙是起了必死之心,要与天晶剑和虎魄魔刃玉石俱焚,但张放晓得真龙要如愿绝非易事,否则他不会找他和丑童做帮手。丑童亦是智高之人,能明白其中关节,他更是直接问道:“可有把握?”

    “拼死一搏!”

    真龙话说的决绝,却让张放和丑童的心不住往下沉,不过真龙随即又道:“不过若你二人能成就元灵,为我助力,自是希望大增。”

    话说到这个份上,张放和丑童都不愿探究这个所谓‘希望大增’是真是假,只是异口同声的问道:“我们该怎么做?”

    “我一旦收回元灵意志,你二人回归地底后,此间的异常很快就会被察觉,我需要第一时间冲破封印然后前往界外。”

    真龙说到此处先看向丑童道:“你倒是不必多做其他,如能尽快踏出最后一步,成就元灵,便是对我最大的帮助。”

    说完,真龙转头看向张放,目光变得凝重起来,道:“你的处境你自己应该明白,一旦金博士晓得此间之事,他怕是会第一时间对你的真身下手,你如今虽然精魂强大,但只要未成就元灵,一旦真身受到重创,那么身死神灭只是顷刻间的事情。而且天晶和白骨赶来,他二人的投影,也就是天晶剑和虎魄魔刃的威力将大增,你若不能将之彻底灭杀,你的精魂本源只怕很快就会被二者湮灭。不过若是你能将他二人的投影彻底抹除,也等若断了他二人一臂。”

    张放完全明白真龙话中的意思,他现在的处境实则是最危险的,毕竟他是以精神投影进入此界,而他尚未脱离肉体凡胎,一旦金博士得知此间之事,切断精神通道,甚至直接灭杀他现实世界的肉身,那万事休矣。故而张放必须在最短时间内做出应对,留给他时间真的不多了。

    “该说的都已说了,准备吧。”

    真龙或许是感应到了什么,不愿再耽搁下去,话音一落,他那巨大龙首朝前微微一伸,就是将笑老头化作的那团白光吞入口中,紧跟着其盘卧身躯之前的天道碑上闪过两道光团,各自飞向张放和丑童二人,眨眼便没入了两人体内。

    随着这光团飞入体内,张放倒是没觉得什么异常,只感觉自己的精魂变得无漏无缺,他晓得这是自己突破天级宗师时,在天道碑上留下的那一缕精魂本源。

    等到这两道光团各自飞入张放和丑童体内后,周围天地一变,二人只觉眼前微一模糊,随即就发现重新置身于地底之中。张真人和麻衣怪侠二人就躺在张放脚边不远处,二人此时渐渐清醒过来。

    “老前辈,盟主,之前究竟...”

    麻衣怪侠站起身对着丑童一拱手就是询问着此前之事,只是他口中之话尚未说完,地底就猛的一震动,就在这震动之中,那灰白晶体开始急速裂解,当中爆发出万丈红光,紧跟着火红若焰的岩浆竟是朝上喷发,短短刹那之间,无数岩浆悬于半空,这景象比之漫天火雨还来的壮观。

    麻衣怪侠见此已是目瞪口呆,丑童却是转头对着他与张真人喝道:“大劫将至,你二人速速离开此处,尽量寻安全之处庇护自身周全!”

    丑童说完此番话,也不管二人反应,便是盘膝坐下,闭上双目,整个如若入定一般,但处于他身旁的麻衣怪侠和张真人竟是惊骇的发现丑童的气息乃至生机在迅速泯灭。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二人将目光投向张放,希望能得到只言片语的解答,可惜却见到运转十重龙象化身巨人的张放立于岩浆河流之旁双目紧闭,根本未有理会他二人的意思。

    张真人和麻衣怪侠对视一眼,两人自是不愿就这般离去,然而下一瞬,地底的晃动猛然加剧!

    “轰隆!”

    随着地底更深处传来的闷响,此间摇晃的更加剧烈,岩浆河流两旁现出无数巨大裂缝,此处就好似要彻底崩塌一般。而就在这番变化中,那悬于半空的无数岩浆骤然合拢,化为一片片巨大的鳞甲,紧跟着更多的岩浆喷发出来融入其中。

    “开!”

    就在此时,一声暴喝响彻地底,麻衣怪侠和张真人循声望去,就见已然如同巨人一般的张放竟是身形再度拔升,全身筋肉急速鼓胀起来,而他身周都笼罩着层层浑浊之气,让人看不真切其中的状况。

    就在二人惊骇之间,那半空中以岩浆铸就的鳞甲爆发出的红光更为刺目,岩浆河流中剩余的岩浆以更快的速度融入其中,数息之后,整个地底中的岩浆已经消失一空,尽数融入了片片鳞甲中。下一瞬,一声震彻天地的龙吼响起!

    吼!!!

    巨大的龙吼声中,张真人和麻衣怪侠就见一条双头龙鼋跃升到半空中,化为一块双耳石碑飞进了岩浆鳞片中,紧跟着,巨大的龙首从片片鳞甲的最上处涌出。

    真龙终于是冲破封印,以真身再现世间。

    就在张真人和麻衣怪侠惊骇的目光中,真龙再度仰首一吼,继而其拖着巨大的身躯冲天而起!

    吼!!!

    响彻天地的龙吼声中,地底彻底崩塌,甚至如同天塌地陷一般,上有巨石砸落,地下裂缝丛生,一块块地方往下塌陷。

    “老前辈!”

    麻衣怪侠大吼了一声,只因他身前的丑童盘坐之处整个往下塌陷,只是不等他话音落定,盘膝不动的丑童就消失在无数乱石之中,再不见踪影。看着丑童如此消失,麻衣怪侠和张真人心神巨震,他们根本没想过这位横行天下两百多年的传奇人物竟然就这般离开。

    “走!”

    还不等二人回过神来,耳边却听到一声大吼,紧跟着二人只感到一股无可阻挡的巨力托着他二人一路往上,张真人反应稍快目光转圜,就见已然身高数丈,真正变为巨人的张放朝着他们挥出了一掌。

    而这一掌过后,张放那庞大的身躯亦是如丑童一般整个陷入地底之中,很快就被乱石掩盖,再不见踪影。

    “盟主!”

    张真人撕心裂肺的大喊了一声,却只能在巨力之下越发往上,很快连张放埋身之处已是看不到了。

    ......

    “怎么回事?”

    有琴羽凝本是在山腰上来回踱步,却骤然听到巨大的龙吼声响彻天地,他循声望去就见万丈红光冲天而起,红光之中似有一巨物,但有琴羽凝还没来得及看清是什么,一股滂沱浩大的气息让他几乎无法呼吸。

    这到底是什么啊?

    就在有琴羽凝惊叹的同时,太玄山周围之人尽皆听到了巨大龙吼,亦看到了冲天而起的万丈红光,但没有人再认为这是宝物现世,只因他们很快就见那万丈红光直入苍穹,到最后竟好似将天穹洞穿,本还处于黑夜中漆黑无光的天穹被映照的深红若焰,而就在那无边火焰的中央,天穹恍如被捅出了一个窟窿般,紧跟着,三股庞大威压四散而开,修为稍弱之人竟是被禁锢的无法自己。

    如此大的动静,已不仅仅是太玄山周边可见,整个神州大地上的无数人都感应到了,察觉到了。

    桃花山顶峰之上,本还在苦练武功的风扬停了下来,望着遥远天边好似化为火海的天穹,看着那贯通天地的万丈红光已是惊呆了,但他下意识的张嘴喊道:“大师姐,那...”

    话还没说完,滂沱威压从天而降,风扬只觉周身被巨大锁链捆缚,他连话都再说不出来,好在没过多久,一个身影出现在他身旁,随着一层青光漫开,他终于脱离禁锢,就见大师姐推着轮椅上的师祖立于他一旁。而除开师祖和大师姐外,师姑也来了,贞姑姑,希姑姑都来了。

    “师祖,那究竟是什么?”

    风扬忍不住问道。

    韦青青青摇了摇头,他亦不知到底发生了何事,但身为天级宗师,他灵觉敏锐,心中已是感到深深的不安。而其他人都是不晓得出了何事,只是看着那天边景象震惊不已,唯有白小悠慢慢握起满是汗水的双手,脸上现出深深的忧色,低声道:“师父...”

    这是无法让人平静的一夜,无数人被惊动,无论北疆,中原,江南,抑或巴蜀,乃至东海等海外之地,几乎所有人都夜中而起,遥望北面,那如若火海的天穹是如此夺目,通天彻地的万丈红光是如此壮观,而响彻天地的一声声龙吼是如此让人震撼。

    但随着奇景持续,所有人心中都生出了巨大的不安,庞大的天地威压也让越来越多的人难以抵抗。也不知是第几声巨大的龙吼响彻天地后,令所有人惊骇的事情发生了。

    吼!!!

    依旧响彻天地的龙吼声,但当中似乎包含着哀鸣,天穹似乎亦为之哭泣,如若火海的天穹下,深红的雨水倾盆直泄,狂雷怒嚎,闪电横贯天地。而随着每一道闪电出现,天穹为之透亮,更让无数人看到了惊骇的场景。

    巨大的深红巨龙横于天外,一柄擎天之剑斩其龙首,一把巨大到难以想象的白骨长刀割其龙身,随着片片龙甲掉落,天穹似乎都被鲜血浸染,天边的火海迅速蔓延,而等到深红巨龙一只龙角被擎天之剑斩落,如同大地震一般的巨大震动席卷了神州大地的每个角落。

    天降血雨,狂雷怒嚎,闪电交织,大地倾覆,江河暴涨,海潮翻涌...

    随着那深红巨龙遭受的伤害越来越大,这片天地仿佛末世降临一般!

    ......

    “还差一点啊!”

    地底深处之中,丝丝金光透现,一个巨大身躯却是悬浮在地底,之所以说悬浮,却是因为这巨大身躯被无数浑浊之气围绕,而无论山岩,巨石乃至一切东西靠近这浑浊之气都是尽皆湮灭,这个巨大身躯的主人自然就是张放。

    “还不够,还不够啊!”

    张放咆哮着,他整张脸已是变得扭曲,被浑浊之气覆盖的巨大身躯已是接近崩裂,他的筋肉肌肤已经完全撕裂,就连整张脸上也只能看到血水迸溅的筋肉,面皮都是碎裂开来,整个人显得恐怖至极。

    张放已经将自己的龙象金身推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如果可以按照重数划分,应该已到达了超越大圆满的第十二重!张放以力道为基,肉身与武魂法相合而为一,他要超脱肉体凡胎成就元灵,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破而后立!

    张放很清楚这一点,但要破却不是简单的破,必须将自身的肉身激发到难以想象的程度,协同武魂法相将自己的精魂推至巅峰才行。但很显然,超越极限的十二重龙象金身还达不到条件。

    张放晓得留给自己的时间越来越少了,他真元中镇压的天晶剑和虎魄魔刃疯狂的躁动起来,而他本身的意识已经开始有些模糊,他晓得自己已经命悬一线,若是还不能突破,身死神灭就在眼前。

    十五重龙象金身!

    没有退路,亦无可选择,张放抛却一切疯狂催动真气,原本依稀还能看得到些许白,红,青三色的真元已是化作高速旋转的浑浊混洞,无物不存其中,唯独隐隐能看到深处还有一块七彩流光的晶石和三块白骨碎片。随着张放疯狂催动真元,无尽的浑浊之气从经脉涌出,冲入经脉和周身窍穴之内,张放已是将自己的真气彻底化为了生灭之气,以此冲击自己的肉身极限。

    “咔吧。”

    一声声撕裂之音从张放身上传出,他的身体进一步变大,但筋肉,血管已是彻底爆开,比之对战剑主时强行催谷身体还更要凄惨,张放晓得自己的身体已经快要崩溃,但他眼中的疯狂之色却更浓,他晓得自己肉身的极限快到了,同样也带动着自己的三元归真大法也达到极限,亦要进入无上圆满层次。

    “啊!”

    终于,张放再也忍不住,一声大吼响彻地底,紧跟着‘噗噗噗’之声从他身上连绵不绝的响起,他的身体开始彻底崩裂,一块块筋肉飞溅而开,而随着肉体崩裂,武魂法相放射出的最后丝丝金光也彻底泯灭,唯独剩下身周的浑浊之气。

    这些浑浊之气如同怪兽一般,将张放崩裂的肉身点点吞噬,飞溅开来的筋肉被吞噬化为虚无,紧跟着五脏六腑,浑身骨头统统不例外,不过几息之间,张放肉身不存,武魂法相泯灭,浑浊之气中只剩下一个急速旋转的混洞。

    等到张放彻底消失,那本是急速旋转的混洞骤然一停,当中立时爆射出一道刺目血光和一道七彩流光,那七彩晶石和三块碎片随之就要从混洞中冲出,但下一瞬,混洞猛地反向旋转起来,周围的浑浊之气如同受到牵引,纷纷朝着混洞中钻去。随着这些吞噬了张放血肉身躯的浑浊之气进入混洞之中,混洞的旋转加剧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到最后整个混洞竟好似要崩灭开来,而那七彩晶石和三块白骨碎片就在混洞这疯狂的旋转中竟是逐渐消解。

    ......

    “师祖,那里究竟发生来了什么,我怎么看着那条大龙受伤,我的心好疼!”

    震动不止的桃花山主峰顶上,风扬捂着自己的心窝看向韦青青青,韦青青青亦是面色苍白,他和风扬亦是相同感觉,甚至感受更为强烈,而韦青青青身旁的黄珏和向晚晴,灵希等人均是如此,唯有白小悠和慕容贞无甚反应。

    “扬儿,师祖亦不知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但这或许是天地大劫,若我们能得脱此劫,你当牢记今日所见一切,无论你日后修炼到何种地步,心理始终要牢记天地间永远有令你敬畏的存在,永远不要停下自己修行的脚步才是。”

    韦青青青值此时还不忘教导风扬,风扬也是勉力点了点头,将韦青青青教导之言牢记心中。

    轰隆!

    又是一道闪电自天边划过,看着天穹照射出的场景,黄珏惊叫起来。

    “神龙支撑不住了。”

    就在黄珏的惊呼声中,却见那擎天之剑横空而过,将深红巨龙顶上另一只龙角斩落。龙角掉落的刹那,大地的震动猛然加剧,距离桃花山不远处的渭水轰然喷发出来,无尽的河水如同江海一般蔓延开来,大地倾覆,沧海桑田,天地巨变!

    轰隆隆!

    桃花山主峰周围一连三座小山峰接连轰然垮塌,主峰亦是震动加剧,无数山岩滑落,乱石漫天,看样子主峰亦是支撑不了太久,已近崩塌之相。

    就在这危急万分之时,天边接连数道闪电划过,众人就见天穹上竟是生出变化,原本势头凶猛的擎天之剑和白骨长刀似乎受到重创,骤然缩小了近半,同时两者颤动不止似乎无法自己。而遍体鳞伤的深红巨龙趁势将自己遮天避地的身躯展开,将两者一下紧紧卷住,紧跟着,这深红巨龙就是沿着那贯通天地的万丈红光直纵而下。

    吼!吼!吼!!!

    一声声响彻天地的龙吼声中,深红巨龙向下直纵,其所过之处那贯通天地的万丈红光归于其身,连天穹上的无边火海也逐渐消失。

    “结束了?!”

    风扬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见奇特景消退却是以为师祖口中的天地大劫结束了,但下一瞬,只听轰轰轰的巨响声,大地摇动更胜之前,他所在的桃花山主峰一截截往下陷去,而借助最后一道闪电划过天边带来的亮光,他似乎看到巨大的海潮向着桃花山奔涌而来。

    “完了!”

    风扬脑中只剩下这个念头。

    ......

    “羽凝!”

    凌皓月喘着粗气,唤了一声身旁的有琴羽凝,只是有琴羽凝却无法回答他。

    嗖!

    不远处又是一块巨石飞来,有琴羽凝怀抱着凌皓月在空中连踏,紧跟着偏身一绕险之又险的避让过去,等到稍微安全了些,有琴羽凝才对着怀中的凌皓月一笑,只是笑容中略带苦涩。

    天地巨变,这太玄山中无数山峰塌陷,有琴羽凝和凌皓月所呆那处山峰亦不例外,好在有琴羽凝机警,早早往山顶而去,但饶是如此,那山峰最终陷落后,他只能与凌皓月以轻功四处躲避爆溅的巨石。

    凌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