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65章 你说谁是孽种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元宵节过了没几天就开学。

    这期间,龙靖羽几乎寸步不离的守在我身边,即使是鬼珠过来找他,也是让我在他的视野范围之内。

    小心谨慎的很。

    体重又重了十几斤,体型庞大的我做什么都不方便,有他在护着我,大家也不用太担心我。

    龙靖羽没让我去学校,怕我会出什么突发性的问题,我的肚子大的遮掩不住,所以也没有硬要去学校。

    豆豆依旧住在我家里,顺便晚上帮我带来笔记,我复习着,不懂的地方则又龙靖羽辅导。

    新的学期开始,相当是龙靖羽成了我的功课导师。

    不知道是不是怀孕的问题影响到智力,书看过去就忘记了前面。

    不仅仅是这个,而且,还经常性的会出现秒忘的情况。

    比如……

    “咦?”

    “怎么了?”龙靖羽抬眸,疑惑的看着我。

    “阿羽,我的手机呢?”

    找了半天,都没找着,龙靖羽搜寻了下,然后指了下我的左手旁边,淡声道:“不是在那吗?”

    我一看,还是没有看到,懵逼的问道:“哪啊?”

    龙靖羽满脸黑线,俯身过来,帮我拿过来。

    他眸光揶揄的看着我,快速的闪过一丝笑意,我讪讪的笑了下。

    “呵呵,没看见!”

    “哈哈……”瑰丽看到,大笑了起来。

    “表妹,你的眼睛不会是摆设的吧?”

    “哼!”我朝他哼了一声,拿了一粒糖果砸到他身上,瑰丽假装很痛哎呦了一声,然后弯身抱着自己的身子。

    “你的眼睛才是摆设的呢。”

    龙靖羽笑了笑,伸手顺了下我的发丝。

    “哈哈……他自己平时也是东西放在旁边,他都没有看见,还敢笑话别人!”豆豆笑眯眯的损他,瑰丽尴尬的抽了抽嘴角。

    “哈哈!”南珹一回家就听到,大笑了起来。

    有时候,我进去yu室洗澡都会忘记拿衣服,还不止一次两次,还是经常性的。

    更别说记住知识性的东西,费力很大,才记得住。

    “阿羽,我是不是很笨?”

    在龙靖羽教完我几次,才吸收之后,我耷拉着肩膀,没精打采的问道。

    还以为他会安慰我呢,谁知道他却补了一枪。

    “只是暂时性的笨,等宝宝生了,就好了!”

    “哇……”我假哭起来。

    “哈哈……”

    “你混蛋,还笑话我!”

    “呵呵……”

    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然后搜索一些百科知识进行锻炼自己,同时找一本脑筋急转弯让他提问我。

    龙靖羽拗不过我,只好配合,拿着脑筋急转弯提问。

    “地球上什么东西每天要走的距离最远?”

    “地球!”我思索了下快速回答,这个还是很容易的,我不服气的瞪了他一眼,这是质疑我的智商吗?

    龙靖羽低笑了一声,淡声道:“我加大下难度。”

    “嗯哼!”我头一甩,示意他继续。

    “三个孩子吃三个饼要三分钟,九十个孩子吃九十个饼要用多少时间?”

    我愣了下,顿了下,才回答:“也是三分钟!”

    龙靖羽赞许的点点头。

    “什么东西最硬?女孩子最喜欢,特别是结了婚的女人,更是爱死了!”

    听到这个问题,我脑子不由自主的想到了男人某个部位上,顿时就当机,脸颊发烫。

    龙靖羽凤眸一挑,邪魅不已的瞅着我,X感的薄-唇翕动,缓声问道:“是什么?”

    低醇的嗓音,格外撩、人。

    对上他笑眯眯的眼眸,我心悸不已,嗫嚅了下嘴巴,想了会都想不出来。

    我可以弃权吗?

    “这个答案,我感觉不是唯一的!”

    “嗯哼!”他哼唧了一声,盯着我的眸仁深浓氤、氲,让我又思索了一番,什么东西是大家都爱的东西呢?

    钱?

    可是钱不是最硬的啊。

    “房子?”

    龙靖羽低低笑了下,然后在我的期待下摇摇头。

    不是啊,那是……

    “钻石!?”

    世界上最硬的东西。

    “嗯……”龙靖羽故意沉吟了下,才笑着点头,“答对了。”

    “呵呵……”我尴尬的笑了下。

    “是不是想歪了?”龙靖羽邪魅的刮了下我的鼻子,我囧红了整张小脸。

    “才没有!”

    “没有吗?”龙靖羽俯身过来,凑在我耳边吹着气息。

    冰凉的气息拂扰过我的颈窝,苏苏麻麻的。

    我轻颤了下,脸蛋火烧火、撩起来。

    “没有!”

    龙靖羽倏然转过我的身子,长指捏住我的下巴,轻轻一抬起,冰凉的温落了下来。

    熟悉的男、性气息钻进我的肺腑,异常撩人。

    盯着近在咫尺的俊脸,我的心跳砰砰的狂跳了起来,头脑也昏昏沉沉起来。

    一刻钟后,他才松开我。

    然后又拿起脑筋急转弯问我,结果我愣是半天没想出答案来,被他笑话了半天。

    我没好气的瞪他,斥责道:“你真够坏的。”

    “哈哈……”

    龙靖羽开怀大笑。

    我踹了他一脚。

    “滚!”

    他冷眸的扫了我一眼,气势强大,感觉到那抹危险的气息,我讪讪的傻笑起来。

    “你坐!”

    我起身想走开,却被他拉住,“去哪?”

    低沉的声音裹夹着压迫感,强势无比。

    “去上厕所!”

    龙靖羽一愣。

    见他怔着,我哈哈大笑了起来。

    他俊脸一黑。

    我笑的肚子痛了起来,弯着身子,他还以为我是笑疼的,狭长的凤眸冷幽幽的斜着我。

    “呵呵……我肚子疼,真疼!”

    我紧皱着眉头,摁着肚子疼的地方,喊道。

    龙靖羽脸色一凛,赶紧查看了下,急忙运气抵挡着,缓了一会,我的肚子才恢复正常。

    做饭的时候,他都让我坐在餐厅,在他的视野范围之内。

    晚上饭后时间,他都带着我在花园里散步十几分钟,在辅导我功课。

    九个月的时候,肚子更像吹气一般,每天沉重无比。

    南珹跟瑰丽都小心翼翼起来。

    豆豆也什么都不让我碰了。

    连起身走个路,他们都神经紧绷着。

    “要不,还是先去住院吧!?”

    某天饭后,南珹蹙眉盯着我的大肚子看,担忧得很。

    “对,对,还是住院吧,反正我们家不差这个钱,住院也放心些。”

    瑰丽附和着,龙靖羽也觉得这个可行。

    “我也赞成!”豆豆举双手双脚赞成。

    我满脸黑线,保持着自己的意见,“我觉得我还是在家待产比较实际。”

    没有什么地方比住在自己家里比较自在了。

    龙靖羽垂眸睨着我,柔声哄着我,“住医院保证些,若是你有什么不适,我们都不用太担心,住院好不好?”

    我撅起嘴角,闷声道:“你不是有瞬移的本事吗,我要是快生了,你再带我去医院也不迟啊!”

    不管他们怎么劝我,我都不肯提前一个月住医院。

    龙靖羽没办法,只好同意了。

    大家商量着多种对策,我同意到预产期的前一周再去住院。

    就这样,继续住在家里。

    “老婆,你走慢点啊,小心些!”

    龙靖羽小心翼翼的搀扶着我在小区里的街道上散步。

    他目光不离的盯着地面,恨不得替我走了。

    此刻,我的体重已经飙升到了一百六十斤。

    肚子的沉重感,第一个让我不舒服的就是腰间盘,站着一会就酸软无比。

    龙靖羽每次都护着我的腰部,然后一只手放在我高高隆起的肚子上。

    他小心的带着我散步助产。

    “小心井盖!”

    “小心地砖滑……”

    时不时的听见他叮嘱我注意的事项,路过的行人邻居见到他这般如临大敌的模样,都忍不住觉得好笑。

    才走了一段路,他出的汗水比我的还多。

    怕他继续担心着,我只好选择回家了。

    呆在家里,大家也都放心。

    期间,我们去医院做了一次检查,宝宝的胎位一切正常,就是体重偏重了,建议我多走走楼梯助产,还有让我拿扩音器扩大产道。

    我一个人走楼梯还行,就是那个扩yin器有点难度,还很难为情。

    每天早中晚,龙靖羽都不忘一个,扶着我走一百个阶梯,我累的气、喘、吁吁。

    “阿羽,我口渴。”

    走了五十个,我就直接坐在阶梯上,不肯走了。

    龙靖羽飞身下楼,给我倒了水,让我喝。

    我缓了一刻钟才接着继续,这过程就跟人家骨折做康复一样,挺艰苦的。

    尤其是每天晚上,他都帮我做扩,我羞的直接捂住自己的脸颊。

    怕冻到我,龙靖羽每次都会拿温热的水浸泡过那器具,才会使用。

    温热的触感入侵,我每次都很敏感,随着他的动作,我的身体变的更加敏感,甚至产生感觉。

    “唔!阿羽……”

    我羞不已,下意识的jia紧。

    龙靖羽幽蓝如深夜中的汪洋大眼的眸仁,紧紧锁住我,越发深邃炽热,把我的目光紧紧吸住。

    潋滟的目光,让我心悸的移不开一分,沉迷其中。

    “忍会,一会就好了!”

    喑哑的嗓音异常X感。

    他眸光一闪,炽、热深远的紧盯着我,变的更加深沉火热,直接灼、烫、我的身心。

    “你……别看!”

    我羞囧不已,动了一下。

    听到他粗、重爱昧的气息,我面红耳赤。

    干脆拉过被子直接把自己给埋了。

    “我没看,会弄疼你!”

    龙靖羽抬眸睨了我一眼,那迷离幽深的蓝眸,意味深长,撩拨我心底脆弱的弧线。

    在心湖上荡起激、烈的涟、漪。

    我顿觉喉干舌、燥。

    “你!”

    我嗔怪了一声,直接闭上眼睛,忍着这羞囧的一刻消失。

    结果,闭上眼睛,我的感觉越发敏、感起来。

    “老婆……”

    感觉他会说什么,我心口激、荡不已,一股羞涩的热意涌出,我好想挖了个坑把自己给埋了。

    “我帮你?”龙靖羽哑着嗓音,意思意思的询问了我一下,我还没有回答他,他就做了起来。

    “阿羽……”

    一个小时过后,我浑身乏力的瘫在床上,脸颊上的羞红蔓延到整个身子。

    我卷缩着脚趾头,眼神迷离的瞅着,嘴角上扬的男人。

    “你流!氓!”

    “哈哈……”龙靖羽愉悦的笑了笑,轻佻下他俊美的眉头,邪气的笑道:“夜儿,我们已经是夫妻,你在我的撩拨下有感觉,都很正常,羞什么?”

    敢情他还是故意的。

    我羞愤不已,拿过脑袋下方的枕头,狠狠的砸到他的身上。

    龙靖羽轻松的抓住,恣意的笑了起来,逗我,“要不你也在我身上摸下!?”

    “谁要摸你啊,臭流!氓!”

    我瞪眼斥责他。

    他直接俯身悬压了过去,居高临下的睨着我,那双俊美的凤眸,深不可测,勾魂摄魄,直勾勾的锁住我,让人情不-自禁的受他牵引。

    他轻轻的抬起我的下巴,冰冰凉凉的口勿落在我的眉眼之上,旋即往下移动,直接长驱直入,攻城略地起来……

    最后,他也没能得逞,不过引起的邪火却是逼着我给他灭了。

    “臭流-氓!”

    我怒斥一声,他不痛不痒,还邪肆的瞅着我,意犹未尽的模样,用火热的目光洗礼了一遍我的身子。

    那幽深的眸光就像是有投射的功能,扫过的位置都会产生一股羞人的火热。

    “我帮你擦干净!”

    他邪笑的说道,旋即起身,优雅无比的走进yu室,等了等,结果他在里面洗-澡起来。

    十几分钟后,才见到他带着一股蒸腾的水汽走了出来。

    颀长健美的身躯上只在腰间围着一条白色yu巾,随着他走动,下摆摆荡着旖-旎的弧线。

    俊美的眉眼,直挺的鼻梁,绯色的薄唇,如刀凿斧刻的五官,俊美的惊心动魄,瞬间就吸住别人的视线,令人窒息的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未干的发梢,从末端滴落下水珠,落在他健硕的胸-膛上,受地心引力的吸引,顺着虬实的线条一路往下流淌,滑过垒砌的人鱼线。

    隐没在X感的股-线之间。

    迈开的长腿,裹夹着强势的雄-性气息,压迫过来,让我瞬间怦然心动,心脏狂跳不止。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