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235章 那一天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我们怎么坐生意啊,快走开,快走开。”

    胖女人说着,还拿扫帚,推着夏新,要把夏新推开。

    仿佛,是在赶一只流浪狗。

    夏新依稀记得,当时是一家文具店。

    那粗犷的店主,就一手抓着自己的手臂,把自己甩了出去。

    大喊着,“别挡我家门口做生意,真是晦气,滚远点。”

    然后,夏新就滚远了点,坐在了隔壁店的店门口。

    路边行人匆匆,并没有人会多看他一眼。

    就像没有人会对街边的垃圾桶,多投去不必要的视线一般。

    夏新就这么低着偷,坐在那,一心为着今天的生计,以及妹妹明天的食物而考虑。

    他觉得人生好艰难。

    看到一道穿着凉鞋的人来到他身前,白色的可爱凉鞋,很白,很漂亮的脚指头。

    夏新仅仅低着头稍微看了眼,因为对方走的路,离自己太近了,一般人从自己身前路过都会保持2米的距离,仿佛再近一点,就会被自己传染。

    而这个人,站在了自己身前一米的位置。

    不过,对方马上就走开了,夏新也没太在意。

    随即,耳边就响起了一道清冷而清澈如雪水般没有杂质的声音。

    “老板,给我把雨伞,要大一点的。”

    “好咧,”那文具店粗犷的老板就递过一把长柄的伞,“这把你看怎么样?”

    “嗯,多少钱。”

    “10块。”

    然后,又顿了会,夏新就感觉身边的雨突然停了。

    这才发现,自己身边,挂了把伞。

    他抬起视线,沿着女孩一袭雪白的长裙,对上了那晶莹透彻,如冰晶般纯粹的视线。

    女孩撑着一把小花伞,就这么看着他,眨了眨眼。

    明明是极其漂亮的小脸,却是看不到丝毫的表情。

    夏新没有开口说话,因为像这种偶尔做点好事,自我满足的人还是挺多的。

    像这种人,做好事,其实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满足自身的虚荣心。

    夏新见得多了。

    不过,女孩的视线,出奇的凌厉。

    完全不同于其他人。

    两人都没有说话。

    直到夏新的肚子发出咕噜咕噜的叫声。

    女孩才轻启薄唇,说出的话语也是极其的严厉。

    “如果你还有自尊,还把自己当成普通人的话,这种时候,你应该说谢谢,而不是盯着我发呆,当成别人理所应当的施舍。”

    “……”

    夏新觉得她一定是疯了。

    他第一次见人给了把伞,就气势汹汹的教训自己的。

    她以为她自己是谁?

    不过,意外的没有任何讨厌的感觉。

    冰凉的雨水,从空中落下,落到旁边的泥石路上,溅起些微的水花。

    天色昏暗,路边的行人匆匆。

    两人就这么在这轻薄的雨幕中,遥相对望着。

    “我认得你!”

    女孩再一次的开口。

    其实,夏新也认得对方,学校里的第一美女。

    能不认识吗。

    但,对方认识自己就有些稀奇了。

    不过,女孩也没有解释。

    她只是用着一副严厉的视线,瞪着自己,仿佛自己欠她似的。

    女孩一手撑着花伞,一手轻轻撩开耳畔那柔顺黑亮的秀发,跟夏新又对视了一眼,然后有些不爽的别开视线道,“我家正好缺个打杂的,就是整理杂物,搬重东西那种,我看你挺有力气的,你要不要来?”

    夏新完全不知道,她是从哪看出自己挺有力气的。

    别人都说他瘦的跟竹竿似的了。

    他觉得女孩不是近视就是眼瞎。

    “当然,工资不可能太高,我跟我妈说下,一个月,大概有500块吧。”

    这对夏新来说,其实已经是一笔巨款。

    “嗯,不过,可以给你提供个住的地方,因为我家房间很多,反正,也没什么人住,留着也是给阿猫阿狗住的,租金算你一月100吧。”

    夏新当时就震惊了。

    她觉得女孩一定是个傻子。

    一个月工资500,扣掉租金100的话,自己还倒赚400。

    简直赚翻了。

    居然有这种好事?

    看夏新一直沉默不语,女孩有些不爽的跺了跺脚,露出了几分严厉的表情道,“喂,做不做,给句话。”

    夏新这才反应过来,生怕女孩反悔,连忙脱口而出道,“做。”

    “那就对了嘛。”

    女孩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走出几步,又停住了,然后指了指那伞道,“还有这个。”

    夏新连忙把伞收好,递回给女孩。

    他无所谓的,他习惯淋雨了。

    不过,马上被女孩给瞪了。

    “你是猪头吗?我是让你说谢谢,你怎么这么笨。”

    “谢,谢谢……”

    夏新有些生涩的道了声谢,他不明白,这很重要吗?

    “嗯,”

    女孩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轻巧的说道,“走吧,我带你回家。”

    然后,女孩撑着小花伞走在了前边,夏新撑着大伞,忠实的跟在她后边。

    犹记得,那一年,那一场雨,那一个如雪般纯粹的女孩,一袭雪裙在雨中轻轻摇曳着,带他走向了回家的路……

    到如今,雨依然在下着……

    而那雪裙摇摆的女孩,已然不见踪影……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