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7.3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夜色很深, 很浓,天上灰蒙蒙的遮住了星月,整个空气又闷又热,仿佛一口沸腾的锅上面罩上了盖子。

    接着,闷雷响起,远处天边一道闪电横过,又过了几分钟, 终于下起雨。

    安小意在雨中狂奔, 她跑得又快又急,很快就岔了气, 她停下来撑着肚子歇了两秒, 就又飞快的跑起来, 雨水打在她脸上,身上, 阻挡了视线,衣服很快黏在身上,只能眯着眼跑。

    她越跑越慢,已经喘不上气,抬头一看, 已经快到了,便努力挣扎着奔向那栋公寓楼。

    时间半夜三点钟, 整栋公寓楼的灯几乎全灭了, 只有三层一户人家点燃昏黄的光。

    安小意刚跑到楼下, 就听到一声尖叫。

    那是个女人的声音, 而且很耳熟,安小意一顿,就往公寓楼后面的小花园里冲,声音是从那里来的。

    刚绕了小半圈,就看到声音的来源。

    发出叫声的女人已经躺在地上不省人事,她身体两侧流淌着血,混合着砸下来的雨水,很快就冲散了,血腥味混合着雨的味道,在空气中缓缓发酵。

    女人身边站着一个男人,背对着急促而来的安小意,男人没有打雨伞,明明是夏季却全身上下裹得严严实实,还穿着长袖的帽衫,帽子撩起来盖在头上。

    安小意只来得及看到男人一身深色的打扮,脚上一双黑球鞋,那男人转而就从女人的身体上迈过去,飞快地跑了。

    安小意冲到女人身边,定睛一看,正是乔麦。

    她一下子跪坐在地,立刻去探查乔麦的脉搏、心跳,都停了。

    安小意心里一咯噔,以为是自己太慌乱,摸得不准,于是摸完手腕上的脉又去探脖子上的,更将耳朵贴在乔麦胸口仔细听。

    可她听到的全是雨声,噼里啪啦的砸下来,盖在她的脸上,钻进她的耳朵里。

    安小意一下子哭出来,拍打乔麦的脸颊,又去用仅有的医学常识努力给她做心肺复苏。

    不行,这样不行!

    安小意连忙摸身上的兜,却摸不到手机。

    与此同时,就听到一串手机铃声,她登时一惊,四处查看,很快就从乔麦身上摸出一只手机,来电显示正是乔麦的爸爸乔振雄。

    数分钟后,乔振雄和救护车都赶到了,跌坐在地上的安小意被人搀扶到一边,她蹲着,抱着膝盖,脸上不停地流泪,用手擦了一遍又一遍,努力瞪着正在急救的救护员。

    直到两个救护员停下动作,交换一个眼神,一个摇了摇头,另一个静了两秒,转身走向乔振雄。

    安小意这才扶着地站起身,膝盖又酸又软,差点又要跪下去。

    她跌跌撞撞的跑向乔振雄,连忙伸出手搀住他的手臂,努力撑起快要晕倒的乔振雄。

    乔麦,死了。

    ……

    …………

    安小意倏地睁开眼,从床上坐起身,额头上全是汗,手脚冰凉,一时缓不过神。

    安大勺被这动静吓了一跳,已经第一时间蹿到床尾,警惕的瞪着一惊一乍的铲屎官,怎么想到那铲屎官呆呆傻傻的坐了一会儿,就突然抱着膝盖哭了起来。

    片刻后,安小意抹了把脸,抓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点开微信,找出乔麦的对话框:“你这两天是不是休年假?”

    乔麦那边很快回了:“对啊,今天开始休,三天。怎么啦?”

    安小意吸了吸鼻子:“那咱们今天去逛街吧?”

    乔麦:“好呀,反正我男票这两天不在,没人陪我。”

    安小意发了个表情,又问:“既然这样,那我这几天能去你家住么?”

    乔麦:“怎么了,你出了什么事?”

    安小意:“没有,就是家里这几天停电,水管也有点问题,我又不想住酒店。”

    乔麦:“哦哦,那你过来吧,带换洗的衣服就好,我这里什么都不缺。”

    两人一说定,安小意就起身下床,在浴室里梳洗干净,出来后简单收拾出一个双肩背包,给安大勺添了满满一大碗猫粮,这才开门出去,正打算和叶寻打个招呼。

    谁知一开门,正见到三四个搬家工人背着大箱子从电梯里走出来,对面一直空着的房门大敞着,显然是来了新住客。

    这一回,安大勺没有擅自跑出去认领新铲屎官,一听到外面嘈杂的动静,连饭都不吃了,跐溜一下钻进卧室躲了起来。

    安小意将大门锁好,走到隔壁,按了几下门铃,门扉开启,一道颀长的身影出现在门里。

    叶寻身上还穿着居家服,见到是她,让开半步:“先进来,再等我一下。”

    安小意满脑子想的都是乔麦的事,心不在焉的点了下头,就跟着进门了,走到沙发边坐下,眉头依然没有舒展开。

    叶寻见状,递了一杯热水给她,刚好碰到她有些冰凉的指尖。

    “怎么了?”

    安小意张了张嘴,一时不知道从哪里讲起,突然问:“我做了一个不太好的梦,和乔麦有关。我想,应该是以前的‘我’遇到的事——我看到她倒在血泊中,地点是她住的公寓楼下后花园,事发应该是两天后,因为我看到她手机上的来电,有时间显示。”

    隔了一秒,安小意抬起眼:“你能不能想起来,到底是什么事?”

    叶寻闻言先是一愣,进而眉宇微蹙,仿佛正在思忖。

    半晌,他才说:“乔麦出意外的事我有印象,是谁并不知道,你是当时的唯一目击者,也只是看到凶手的背影。”

    安小意立刻接话:“对,我在梦里也看到了,是一个男人,个子大概一米七五到一米八之间,明明是夏天却把自己裹得很严实,上身是帽衫,帽子盖在头上,脚上是一双黑色的球鞋……我只看到这么多。哦,那男人跑起来很快!”

    叶寻听完,目光落在她手边的双肩背包上,很平静的问:“所以,你打算怎么办?”

    安小意不假思索:“我这两天要去乔麦家陪她住,一来看着她,不让她半夜出门,二来我也想就近观察,她身边是不是有什么可疑的男人。”

    叶寻良久没说话,只望着她,眼里意味不明。

    直到那唇角有些讥诮的勾起,一张嘴就是淡淡的嘲讽:“你别忘了,你自己就是个‘意外’制造机,你连自己都管不好,还要上赶着找危险?”

    一阵沉默。

    安小意眼睛一瞪,说:“出事的是乔麦,不是别人。就算是上赶着又怎么样,难道要我明知道她会出事,还坐视不理?你既然认识‘安小意’四十一年,就该知道乔麦是她唯一的朋友。”

    叶寻没说话,目光挪开:“所以,到梦到她出事之后,你的第一反应是和她‘有难同当’,却没想过先来问问我对策?”

    安小意一顿:“我这不是来了吗?”

    叶寻:“你这是先斩后奏。”

    安小意:“……”

    她实在不懂,叶寻这是要吵架吗,怎么每句话都夹枪带棍?

    叶寻见她不说话,转身走进厨房给自己冲了一杯热可可,面无表情地喝了小半杯,才算把更难听的话压了下去,心里微微一叹,也许他还是太着急了。

    过了片刻,叶寻放下杯子,恢复到最初平静的语气:“既然事发地是乔麦的公寓楼下,那么这几天不如邀请她来你家住,这样万一有什么变故,我就在隔壁,出面救人也方便。”

    安小意没接话,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