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九十节 夜战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八月二十五日,下午三点。天空乌云密布,大风,气温严寒。

    “外面风好大。。。许团长,这是前沿指挥部今天发来的通报。”八月的天气,耿俊连长已穿上了深色的冬装军大衣了,他走进指挥部,先敬了个礼,然后递了文件过来。

    窗外,天空中彤云密布,像是快要下雪了。许岩回过头来:“通报里写什么了?”

    “一份通报是前沿指挥部给咱们连的,指挥部接到联合指挥部的通知,说今天情形不对,魔覆区的各处防线都发现了怪物们的蠢蠢欲动。怪物们的数量明显增多,对咱们防线冲击频率也明显加强,在有些地段,甚至发现了成规模集结的怪物群。另外,很多防区的气候都出现了异常,出现了不符季节的温度下降,暴雨、雷电和天昏地暗的极端天气经常出现,甚至可能会下雪。

    前沿指挥部都判断,这应该是魔覆区怪物即将大举进攻的前兆,他们提醒我们前沿各部队做好大战和准备,抓紧补充弹药和贮存物资。

    另一份是前沿指挥部发给许团长您个人的,他们想请教,许团长您有些什么看法或者建议。许团长,就是指挥部没来消息,我们也能看到不对劲,这天气邪乎得厉害,八月份天气,居然冷得要穿大衣了!请问,您要回复他们吗?”

    耿俊连长认真地说,他目光炯炯地看着许岩,眼中充满了期待:眼前的人,是关于超自然灾难问题首屈一指的专家啊,连日本的联合指挥部那边都重视他的意见,特意来函向他请教。现在,这位传奇人物就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近得可以触碰到。

    许岩暗暗地叹了口气,现在,日本自卫队也好,华夏的顾问团也好,甚至国内的军方高层也好,都把自己当做是能预计未来的全能神奇,只要是涉及异界生物的事,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来找自己请教。

    背负着如此高的期望,许岩感觉压力山大。自己是修真者,但并不是神仙,也没有预测未来的本事。他所知道所有关于魔界的知识,都是朱佑香传授给自己的,但朱佑香本身对天灾的了解就很浅显,天灾如今发展到这阶段了,对于天灾和魔界的了解,许岩所知道的并不比国家或者其他人多,修真者的灵觉也未必比气象卫星、遥感技术、无人机或各种探测仪更强大。

    许岩扫了一眼手里的通报,平静地说:“我同意指挥部的意见。

    我认为,气候的异常突变,这是时空通道的变化导致的。气温的降低,阴寒加重,这就意味着来自异界的阴寒气息增加,这往往也意味着时空通道的扩张,也就意味着有更多的怪物可能从异界涌入我们地球。所以,我赞同指挥部的意见,确实有必要提升警戒等级了。”

    许岩一边说,耿俊一边记录着,然后,他问道:“明白了,许团长,我这就回复指挥部。对了,指挥部还想询问,怪物们可能会进攻哪一段区域,这个能预测吗?”

    许岩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自己又不是魔界指挥官,魔物要进攻哪里,人类怎么可能知道?

    下午,天空的乌云更加浓厚了,天色昏暗,各个掩体屋里都要开灯才能看得清了。军人们都知道这种情形颇为反常,屋顶的瞭望哨都安排了双岗。营地也没了往日的轻松,士兵们都守在阵地前,全神贯注。

    大风呼啸,遥遥地传来“砰砰砰”、“哒哒哒”的沉闷枪响,枪声断断续续,大家都知道,这是左右两翼的防线在击杀接近的魔物。

    平静的气氛中蕴含着压抑,天空不时飞过一群武装直升机,有中国军的,也有自卫队的,也有印度军的。直升机群在阵地上方不停地盘旋,一群走了一群又飞来,被直升机的轰鸣吵得头疼,阵地上的步兵叫骂成一片。

    许岩回到连部,正好听到耿超连长在对着话筒说话,说的还是日语。

    看到许岩过来了,耿俊按住了送话听筒,低声介绍道:“这是自卫队第三师的师属炮兵联队,他们主动联络我们,通知我们,如果需要的话,他们可以提供炮火掩护。”

    “第三师团的炮兵联队?他们应该是负责掩护第三师步兵和印军步兵的吧?就算想跟我们联络,他们也该联系咱们的团部,怎么直截联系咱们一个步兵连?”

    “今天的电磁干扰很严重,我们和指挥部之间的联络受到了很大干扰。团前沿指挥部通知我们,照这样下去,我们和团部之间的联络未必能保障,到时候很有可能联系不上我方的炮兵。团部说,到时候,无论能联系上哪部分的炮兵或者空军,无论是哪个国家的,都可以向他们请求炮火协助和支援。

    第三师的炮兵联队是刚刚联系我们的,还有秋野别动旅团的炮兵也把他们的通讯频道和联络密码给了我们,让我们可以在紧急情况下向他们要求炮火支援。另外,附近的第三师战车联队和东部军区的陆自直升机团也向我们来电了,说可以为我们提供掩护,他们的通讯频率和联络密码也给我们了。”

    许岩有些诧异,二营一连不过是军事顾问团的一个普通步兵连队而已,日本方面为什么那么重视,周边的几个日军单位主动提出愿意提供支援?

    旋即,他醒悟过来:不是二营一连重要,而是自己重要。日本自卫队应该是知道自己就在二营一连的阵地,他们生怕自己出了什么意外,所以主动表态说愿提供支援。

    这时候,指挥部的电话又响了。耿俊看了一眼号码,迅速拿起了听筒:“这里是632187,我是连长耿俊,指挥部请讲——哦,首长您好!你要跟许团长通电话?在,他就在——”然后,他望向许岩,低声道:“许团长,是留守横田基地的文部长,他要跟您直接通话。”

    许岩接过了话筒,沉声说:“我是许岩,是文部长吗?”

    话筒里的杂音很大,文修之的声音有点失真,断断续续,只能勉强听得清楚:“许团长吗?我是文修之!我们得到了通知,说箱根前沿天气突变,天变灾区有可能进一步扩大,很可能会发生大规模战斗,情况危险。。。按照上级命令,现在要求你立即停止特别训练,你和教导队都立即从前沿撤出,立即返回横田基地。。。这是国内的命令,请你立即执行。。。”

    许岩不动声色:“喂,喂?文部长,你说什么?电话信号太差,我这边听不清楚,你再说一遍!喂喂,喂喂~~”

    嘴里喊着“喂喂”,许岩顺手把电话给掐了。看着旁边目瞪口呆的耿连长,许岩平静地说:“如果横田基地再有电话来找我的,就说我去旁边的二连阵地了,你们找不到我。”

    耿连长看许岩的眼神像是在看神仙:“许团长,您这样做。。。”

    “放心,不会有事的。”

    许岩安慰了耿俊一句,他戴上了军帽,推门从连部里出来,迎面就扑来了一阵大风。他抬头看了一眼天空,风更大了,头上的乌云更加浓厚了,云层低得像是压下来了。

    一个士官领着几个兵站在高处正在放飞无人侦查机,但风太大了,无人机刚飞起来就被狂风吹翻了摔在地上,那士官急了,操着一口蜀川口音破口大骂,几个兵被骂得都抬不起头来,倒是许岩在旁边因为听到家乡口音听得津津有味。

    “许团长,您刚才在找我吗?”

    许岩回过头来,看到了黄夕。她整个人裹在宽大的军大衣里,哆嗦得像只怕冷的小鸡崽。许岩笑道:“是啊,有件事,你帮我跟大家传达一下。”

    “许团长,您说。”

    “黄夕,你也看到了,这天气很反常。今晚,应该会有一场大战。”说着战斗的事,许岩却很轻松,像是谈论晚餐在哪里吃一样,他说:“我打算留下来看看情况,但咱们教导队的学员都是刚入伍的新兵,他们的情况。。。黄夕你也是知道的,都是国内的公子哥儿和千金小姐,新兵的训练科目也没完成,真打起来的话,他们派不上什么用场的。

    前沿的情况可能会变得很危险,可能会出现伤亡。你跟大家传达我的意思:想退出教导队的人,可以申请回去了。等下咱们有车回指挥部,他们可以跟着车先回指挥部,再从指挥部回横田基地,然后安排他们退伍回国吧。”

    笑容从黄夕脸上消失了,她的表情转为严肃:“许团长,恕我直言,您这命令不妥!我也知道,教导队这批学员们都蛮有来头,但不管他们什么背景什么身份,既然他们参军上了前线,军人就该有军人的样子!如果说看到危险就退缩逃跑,那还叫什么军人?这不像话了!咱们是部队,不是游乐园,不是想来就来就走就走的!”

    黄夕气冲冲地说着,许岩不说话,只是微笑地望着她。

    等黄夕说完了,许岩才轻声说:“黄夕,就当这是我的任性吧,这件事,请你听我的。执行命令吧!半个小时内,将我的话传达到教导队每一个学员那里,让他们自己做出选择吧。

    想走的人,不要阻拦,送他们离开就是了。”

    黄夕抿着嘴,默默看了许岩一阵。跟许岩太熟悉了,听语气她就知道了,许岩是已经下定决心了。

    她不情不愿地抬手敬了个礼:“是,许团长,我知道了。我这就去办。”

    注视着黄夕转身离开,许岩暗暗叹了口气。

    其实,许岩也知道,黄夕说的是正理,军队有军队的纪律,临战逃脱,见危而遁,这无论在哪个国家的军队里都是犯了大忌。但问题是,这些学员并不是真正的军人,他们并没有经过完整的新兵训练,很多人连枪都不会打,按正常的程序来说,这样的新兵,是不应该直接送到战场上来的。

    学员们之所以不远千里来到日本,完全是冲着自己而来,他们的父母也是因为信任了自己,才把子女交到自己手中。如果他们战斗中伤亡,这些涉世未深的年轻人,他们真的是因为自己而死的。

    修道者最重心意通达,最忌因果纠缠,许岩不愿背负上这样的道义责任,所以,尽管明知这样不符合军队的纪律,他还是给了学员们最后一次选择的机会。

    这样,接下来无论发生什么事,大家都是各安天命,许岩也不必愧疚了。

    黄夕办事很利索,半个钟头不到,事情就办完了:二十名特训学员中,有五人选择了离团退出。

    黄昏时分,雪终于下下来了,纷纷扬扬的雪花遮蔽了天地,白色的落雪开始渐渐覆盖了褐色的大地,覆盖了铁丝网、堡垒和各处掩体。看着这漫天的大雪,军官和士兵们都是议论纷纷:八月的日本,居然下起大雪,这叫什么鸟事啊。

    站在连部的眺望台上,看着一辆军用运输车在纷飞的大雪中离开了阵地,沿着战时通道向后方开过去,许岩默默地移开了视线。

    能通过选拔参加教导队的学员们,没有哪个是傻子:这反常的天气,军官们严峻的表情,士兵们精神紧张,高射机枪、重机枪和步兵炮等重装备都架设起来了,直升机和无人机频频飞过战地,阵地上的紧张气氛——学员都看得出来,要打仗了,而且是要打大仗。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